从10 月中旬开始,郝云以每周一站的速度,在全国各个城市开展他的“冲动”巡演,并将持续到明年1 月份。无论是简单清新的《去大理》,青春励志的《活着》,还是略带调侃却唱尽现实的《该装就装》,郝云都在表达他对生活的独特感受和对音乐的冲劲儿。他说,感谢自己现在每一次做决定时的冲动,让他和他的音乐始终如一。

类别:  文化

3月7日,红豆Live&小站教育战略合作发布会在京召开,语音直播平台红豆Live宣布与互联网语培独角兽小站教育达成战略合作,红豆Live将成为小站教育的外部独家直播平台。双方将贯通小站教育的教学内容优势、名师资源与红豆Live的产品优势、线上资源进行强强联合,为广大留学生推出更丰富、多元化的雅思、托福等留学语培直播课程。

类别:  文化

歌手、主持人、创业者、投资人,海泉的身份多的让人眼花缭乱。

类别:  文化

2 月18 日,大张伟将在广州继续他的“人间精品起来嗨”巡演,这是自2009 年花儿乐队告别演唱会以来,他的首次个人演唱会。出道将近18 年的时间,他从“大张伟”变成“大老师”,从乐队主唱变成了综艺咖,唯一不变的,是那股逗贫的劲儿。“我不惯着我自己,才华横溢就得溢!什么抄袭不抄袭,就和音乐做游戏。”大张伟不止一次说,他就是所谓的“人间精品”。

类别:  文化

把2016 年称为“南派三叔年”一点儿也不为过。8 月5 日,由南派三叔亲自参与编剧的电影《盗墓笔记》上映,这部堪称年度超级IP 的电影,打开拍的消息传出就引发了巨大关注。与此同时,讲述《盗墓笔记》前传故事的电视剧《老九门》引发话题性效应,由南派三叔原著《怒江之战》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也在热播……电影、电视剧、网剧,甚至话剧舞台,自己的作品遍地开花,南派三叔并不觉得意外。

类别:  文化

笔挺帅气的高定西服,精致带有民族风的晚礼,略略不修边幅的休闲西装,被中国影迷昵称为“卷福”(也叫“缺爷”)的英伦男星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以及苏格兰女星蒂尔达·斯文顿、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一行人站在外滩一幢建筑顶层,吹着十月间黄浦江畔尚且令人微醺的暖风,摆起了pose——在他们身后是光怪陆离的江对岸,兀立在夜色温柔中的陆家嘴“三大神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上海中心,以及一旁更为地标性的“东方明珠”塔。

类别:  文化

 
 
跟“十亿导演”捆绑一年多后,《煎饼侠》这事终于翻篇儿了,大鹏换了新身份:在《我不是潘金莲》里饰演王公道,一个忍得了领导责骂,挺得住十年苦差的基层法官。“女神”范冰冰变成了苦大仇深的村妇,而“屌丝男士”大鹏也化身为跟她死磕到底的苦命老干部。电影定档前的一个月,大鹏就有点憋不住想让大家看到他的表现,想知道观众会选择李雪莲还是会站在李雪莲的对立面——也就是他代表的老干部这边。关于《煎饼侠2》,他说要让很多“煎饼粉”失望了,“我不会拍《煎饼侠2》,不想站在已有的成功上,下一部作品一定是全新的”。

类别:  文化

海报时尚网携手东家APP  打造纪录片《不要叫我匠人》

类别:  文化

“我叫时光,时间的‘时’光阴的‘光’”。这是李晨在电视剧《好家伙》中扮演的时光,对自己名字的注脚。除了主演,李晨也是这部45 集电视剧的出品人和监制。对他而言,《好家伙》是一部心血与诚意之作。但因一些主客观的原因,这部戏时隔四年历经各种难关,才与观众见面,可谓“一部戏的奥林匹克”。

类别:  文化

“《摇滚藏獒》里很多东西也是我来源于个人经历的故事,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去世早,家里没钱没势,我知道我没有任何可靠我母亲的,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我口袋里怀揣了800 块,背着一把破吉他就到北京做歌手,最重要的是我不怕失去,因为我本来也没拥有什么。当我歌手做得还不错的时候,又想做动画电影,也是因为不怕失去,拥有这么点东西还怕失去吗?那就干吧,把钱和时间往里砸,没什么了不起的。”历时近七年,根据郑钧原创作品改编,并由他担任出品人和编剧之一的动画电影 《摇滚藏獒》终于要公映了。我们前往郑钧位于北六环的家里采访他。采访时间是上午11 点,头天晚上郑钧刚刚从外地结束电影《摇滚藏獒》的跑站回到北京,两天之后他还要奔赴拉萨宣传,藏獒回到自己的故乡西藏,这也让郑钧很兴奋。如此高密度的宣传,郑钧直呼太累了,但没办法,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咬着牙咽下去。

类别: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