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眼科第一人于刚的医疗梦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儿童眼科第一人于刚的医疗梦

有这么一位超级大咖,他做了13年张家口眼科医院的院长,13年北京儿童医院的眼科主任,4年儿童医院的院长助理,名副其实的中国儿童眼科第一人。

60岁生日这天,于刚放出大招,宣布走出体制,创办美和医疗集团。

他说:“一个好的医生不仅要有智商有医术,还要有情商有仁心,可惜,情商高的医生并不多。”

病人送过他鸡蛋、苹果、土特产,但他从来没收过红包,他说那样会变成病人的奴隶。

于刚的高频用词是温度和人情。实现更有温度的医疗,是这位大医生的心愿。

 

工匠精神 青年榜样 本栏目由首都航空特别支持

 

60岁的于刚是儿童眼科领域的头号权威。今年,他宣布走出体制,在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准备后,成立美和医疗集团。这个骨子里不安分的人,要做属于医生自己的医生集团、医院、诊所、视光中心,“做有温度的医疗,挣有尊严的钱。”

 

 

 

他去哪儿,哪儿就成了“大庙”

 

 

去大医院看病,是大部分中国人的“标准”选择,毕竟大庙和尚多,总是稳妥的。可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的深入,也有人开始奔着名医去了。于是,大医生在哪儿,哪儿就成了“大庙”。

 

在儿童眼科领域,就有这么一位超级大咖——于刚,他做了13年张家口眼科医院的院长,13年北京儿童医院的眼科主任,4年儿童医院的院长助理,名副其实的中国儿童眼科第一人。

 

于刚说,“我的爱好很多:种菜、养蝈蝈、看电影、打猎……本来我把鱼塘都看好了,准备退休后捯饬捯饬。”

 

说道本来,大家就懂了,上述没有实现,因为这个骨子里不安分的人,他内心更迫切的梦想,是做属于医生自己的医院,做有温度的医疗,做独创的眼科项目,挣有尊严的钱。

 

近两年,他一边在儿童医院出大量门诊,排满着两三个月之后的手术,另一边落地自己的梦想。近年,国家也相继推出有关政策,鼓励医生创业,自由执业、多点行医。于刚深知,形势喜人,形势催人,形势也不等人。

 

在如此大势之下,去年末,于刚的“美和眼科”在西城区落地。今年初,诊所正式运营。2017425日,在六十岁生日这天,于刚放出大招,宣布走出体制,创办美和医疗集团。6月底,在美和眼科开展手术40天的时候完成了第100台手术。同期,在第三届医生集团大会上,美和医疗集团荣获“影响力价值奖”,于刚院长荣获“风云人物大奖”。

 

在采访于刚院长前,记者先在美和眼科体会了一番儿童乐园般的体验式医疗:积木、绘本、拼图、水彩、玩具车、儿童房……美和的大厅里有黑头发的中国宝宝,也有金发碧眼的“歪果仁儿”,有能写会读的大孩子,也有爸妈抱在襁褓中的小婴儿。耳边听到一阵阵虫鸣声,那是于刚养的蝈蝈在释放存在感。

 

见到于大夫时,当天上午的最后一个小病号刚刚和他说了声“于刚爷爷,再见”。我还没有从这个六十岁爷爷超强精气神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又被他的手机吸引了——因为我一眼瞥见屏幕显示:4000多条未读微信,这还只是小半天的时间。再细看看,于院长的手机背面贴着一张当月的工作安排,“这样不误事儿”,他说。

 

 

要做得了手术,也要开得了网吧,养得了牛

 

这不是于大夫第一次创业。

 

1991年,34岁的于刚当上了张家口眼科医院最年轻的院长。一时间,整个张家口市都轰动了,于刚却说,自己其实是被逼上“贼船”了。

 

当院长的一年多时间,他什么事都经历过,“我一个毛孩子镇不住人啊”,正常8点上班,遇到下雪天他6点就到单位扫雪;医院经常被投诉暖气烧得不热,他就跟着锅炉工一起烧;他租着一辆破吉普,跑遍四区十四县做广告——上世纪90年代,公立医院需要自负盈亏。

 

为了给医院筹集资金,给普遍工资不高的医生发奖金,留住业务骨干,他张罗过许多“副业”,开过眼镜店、药房,开过白内障中心,准分子中心,养过牛,卖过海鲜。

 

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他曾以100万的价格买了50台新电脑、50台二手电脑,然后在医院外租了一排20间底商开起了网吧,又利用这个优势给医院骨干培训网络技巧,这让他们医院成了河北省最早接入信息化的单位。

 

第二次“创业”是2004年,于刚不顾一切辞去张家口市眼科医院的院长职务,同时放弃了张家口市政协副主席、市九三主委的身份,作为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出任眼科主任一职。

 

当时他接手的小儿眼科,是个挂靠在五官科下,没门诊、没病房、没手术、没奖金,只有3个医生、1个退休专家的“小集体”。于刚说,他这么做是为了还愿,在北京搭起一个新平台;也是感恩,儿童医院李仲智老院长对他有知遇之恩,他要把眼科做出个样子。

 

“我是儿童医院引进的第一个四线城市二甲医院的专家,刚来北京,也有不少北京专家有不同的顾虑。”可是十年之后再看,2014年的儿童医院眼科,门诊量从一年一万达到22万,日门诊量1600例,各项综合年收入1.24亿。

 

于刚本人亲自参与了眼科病房的设计和筹建,完成了3000/年手术,正、副主任医师24人,医、护、技团队96人,国内目前还没有一个儿童医院眼科有这么多专家,这么大规模的专家团队。

 

 

 

医生要有仁心,要有情商

 

 

2004年的儿童医院环境确实很差,眼科门诊一共只有146平米。后来我们一年看22万病人,加上家长得有70万人。面对这么多人,要想减少纠纷,就得靠技术和服务共同解决,一个好的医生不仅要有智商,有医术,还要有情商,有仁心。”

 

其实刚到儿童医院那会儿,因为医患纠纷,于刚也没少被医务处”请去喝茶”。他不断地提醒医生护士,甚至为了保护医务人员制定“逃生计划”方案,刚开始大家却不以为然。直到有一次,一位老护士因为沟通问题和家长发生矛盾。

 

一个大约200斤的汉子追着老护士的“逃生计划”路线跑到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都被打了个大窟窿,还好保安及时赶到,人没有受伤。惊险一幕终于给大家敲了警钟。后来这位老护士向于主任说了一句心里话:“通过这件事,我懂得了医患沟通的重要性。”

 

“病人反映点药没效果,你要仔细分析原因。要跟病人共情。”于刚说,“医生上学都是学专业、学英语,却很少有人教人文的东西。”

 

 

他身体力行地感染大家,“面对病人要有笑容,说话尽量不要使用祈使句,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人,是孩子,我们不是兽医。开始还只是觉得认为尊重病人,到后来就觉得跟他们讲话就跟对自己孩子一样,甚至比对家人还精心。我孙子三岁了,但是我和他见面最多不超过20次,其实我是到了和孙子玩儿的年龄,可是想到还有那么多的孩子等着你看病,想到家长期盼希冀的眼神,觉得所有的苦都值得。”

 

为了加强医患沟通,于刚很早就给医院买了客服电话由医生轮班接听,他甚至“假装”患者拨电话,来检查工作人员的耐心和专业度。之后,他也用过bbs、猫扑、博客、QQ群,他是国内最早尝试互联网在线问诊的大夫,为自己树立起个人品牌,他在“好大夫在线”上的患者访问量居全国医生之首,超过7400万次。现在,在微博和微信平台之外,他还带领自己的医疗团队做直播和短视频。

 

有的病人因此了解了他,甚至来看病之前已经看了他几乎所有的科普文章。“已经在网上交流过,那么再来到线下,就会减少很多沟通环节,不仅省时,还更有信任感。”于刚说。

 

 

 

 

拿着红包就成了病人的奴隶

 

 

20年前,我看过一个老年病人,他62岁,眼睛特别斜,找到我说想做手术。我说哪有这个年龄还做斜视的?但他非常坚持。术后他出院了,我也投入到其他接下来的治疗中。可是有一天,护士告诉我有个老人等了我好久。我看到人后并没有马上认出来,因为很多病人术后真是变样了。”

 

就是那位老人,走了60里路背了20斤的土豆来。他对于刚说,那会坚持要手术是因为给单位看库房,可是人家不要他,觉得“眼斜心不正”。做完手术后,他的气质好了很多,又找到了工作,还当了保安队长。

 

20斤土豆,是一个60岁农民老人的心。

 

眼科有患者QQ群,也有患者家属在群里问起给红包的事,其他患者就说:于大夫从来不收。

 

“其实患者想要给我钱的时候,我也特别纠结。”于大夫说得坦白,“白天是无私的我,晚上夜深人静时那个本我就冒出来了,甚至做梦还梦见过拿红包、斗争过。刚开始拒绝,还并不是完全的正气,就是觉得应该有自我约束,拿着红包反而成了病人的奴隶。现在就成为了一种习惯,给钱很顺手就会推回去。但是我也收过病人的鸡蛋,苹果,土特产。”

 

经常,于刚一上午有200个号,很多家长等到快11点的时候就有些焦急了,生怕看不上。于刚就自带一个小喇叭,每到11点就从诊室站出来广播:“大家好,现在于刚主任直播医疗新闻,请大家后退坐好。今天我们团队一定给大家看完病、服务好。看不完,我们不吃饭!大家放心吧,别焦虑!”之后,就是患者的掌声响起。

 

看病的时候,他的大手往往不离孩子的小手,或者给小朋友整整衣服,或者就是一直拉着,看完再给颗彩虹糖,“你拉着孩子的手,就是握着家长的心。看好病,让孩子不怕,让家属放心,不就是我们的职责吗?”

 

 

 

要为医生自由执业搭建有温度的平台

 

 

于刚大夫的采访中,高频用词是温度和情怀。他说,我国医疗服务真正缺少的是温度。

 

这些感受来自自己的经历。于刚出身于军人家庭,“文革”时期父亲一度被打成反革命。一次他去五七干校,听见同班某同学的妈妈说,“你怎么跟他玩,他爸是反革命”。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人生特别灰暗。没有小伙伴一起玩耍,他就自己养鸡,自己看书。

 

因为他父亲有很好的文学功底,所以他也在那段孤独的时光中也学着读了很多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经典。1978年上大学时,中国青年报上连载《第二次握手》,那本书他早就烂熟于心,天天在班里给大家提前“广播”故事情结。

 

日后工作的繁忙也没有打消他对阅读的爱好,他喜欢文学、家里藏书数千本,他喜欢电影,光早期的电影光盘就有1000多张,他还有十几本世界名著的读书笔记,“但是现在有一个团队在身边,我不能总做些任性的‘不务正业’的事情”,于刚自嘲的言语中多少有些遗憾。

 

今年于刚60岁,每天工作12-20个小时,清晨520起床,6点到医院,晚上9点以后回家是常事,回家后也时常在电脑前伏案工作,“我怕再等五年,就没有激情了”。

 

他指的是自己的第三次创业,纵然有政策红利,但医生自由执业,还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各自遇到的困难非常明显,缺乏自由执业落地的平台,也欠缺成熟的教育和培训平台。

 

于刚希望在变革的时代,发挥自己的作用。在这次创业伊始,他就决定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医院、诊所、视光中心、医生集团齐步走,计划在儿童眼科领域为医生集团搭建执业平台,在北京建立2-3个中高端的儿童眼科诊所,2个日间手术室和一家中高端综合性医院。

 

实现更有温度的医疗,是这位大医生的小心愿。

 

 

十年内近视眼会更大规模的爆发

 

 

Q:在眼科领域,大家都有什么样普遍性的认识误区吗?

A:很多人认为儿童眼科就是缩小的成人版,这完全不对。儿童眼睛出问题,如果等到长大再手术,那就晚了。弱视斜视如果长大再做,是会丧失很多该有的视觉功能,一定要早治疗。

 

Q:近年来儿童近视、弱视的比例是不是在增高?哪些是先天性的问题,哪些是后天保护不当造成的?

A:儿童先天眼病特别多,比如弱视斜视、上睑下垂、倒睫、眼球震颤等。也有后天的疾病,最广泛的是近视,发病最高,后遗症也很厉害,很有可能造成视网膜裂孔,所以发现了问题一定要重视。我们已经连续几年去偏远地区做眼科的公益、义诊活动,几位专家还免费为山区孩子做上睑下垂手术。让人特别痛心的是,在有些地方,别说近视,就是失明了都没有去治疗,你想让他们来北京看病又不那么现实,所以我们做些公益,能帮一些孩子就多帮一些。即便在北京,以后我们也会把视光这一块变得平价。

 

Q:如今大家都是低头族,手机、平板电脑还被称为小孩子最好的“保姆”?

A:看久了,很容易引起视力疲劳。正常情况下,小朋友一分钟眨12 下到15下眼睛,但是看电子产品,交感神经兴奋,很多小孩就不眨眼,继而出现干眼症。如果是过敏性体质,干眼症后揉眼睛,肥大细胞揉破,释放过敏物质,越痒越揉、越揉越痒就是恶性循环。以目前的电子产品的使用情况看,预计十年内,近视眼会大面积爆发。

 

Q:眼保健操有用吗?

A:现在近视眼得病就是两个原因:近距离用眼时间过长,和连续用眼时间过长。眼保健操是在课间时间做,把连续用眼的时间打断了,而且,孩子做操时闭着眼睛,按摩又对局部的血液循环有促进,所以我认为还是有用的。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大家还有疑问?就是缺乏一个多中心、大样本的数据支持。

 

我这一辈子经历的近视的治疗方法有几十种,红光闪烁仪,小孔镜,耳穴、贴豆,梅花针等等,都不是空穴来风,但也没有永存的方法,都是不断的摸索,所以防护更重要,要远离电子产品,还要保证一定量的户外运动。

 

 

 

做一个有情怀的“网红”医生

 

 

 

Q:现在越来越多有个性的医生成为“网红”,有强大的个人品牌效应,您也是一张“名牌”, 在美和医疗集团中您发挥怎样的角色?

 

A:我是创始人,还有两位联合创始人。现在国家有很多好的政策:多点行医、自由执业、医生可以开办诊所等,社会也对更好的医疗服务有需求,这让不少有情怀的医生从体制内走出来,来实现个人的抱负。

我们基于自己的优势,现在立足小儿眼科,把眼科做到极致,之后框架还会延展,会成立小儿麻醉医生集团、儿童眼视光医生集团——这都是目前很火的行业,但是群龙无首——以后会做以儿科为主的具有更高技术含量和服务精神的妇儿医院并成立儿童医疗产业创投公司。大家说我是走在从名医到企业家的转变之路上。我想凝聚有情怀的人做有情怀的事儿。

 

Q:医生集团的内部构架是怎样的?医生都来自哪里,有什么基本要求?

A:把情怀真正落地,就要有组织,就得公司化,不能一盘散沙。我们国家的医生集团还没有国外那么高的职业化程度,契约精神不足,很多医生是相对松散地去各个诊所坐诊,但是你做五年十年,都不是自己的事情,依然是个“钟点工”。我做医生集团,希望医生不仅有岗位,还能拿股份,享期权。

我们的医生有来自体制内的也有体制外的。高层管理者一定是全职的,下面的医生则不要求。以前对多点行医有限制,比如最多有两处,而且需要原单位盖章,现在则没有这些要求了,那有些医生来自三甲医院,可能并没有做好准备放弃那里给与他的一切,在现在的环境下,就有多样选择的机会。

 

Q:未来有什么目标?

A:目标有三:招募更多的专家,募集更多的资本,成立全国连锁机构。希望医生抱团之后,把能量放大,能涉及到全国,而不是只在北京。目前,我们不缺资金,我自己作为医生集团的领导,可以决定我们的走向,没有被资本驾驭,之后需要做更多事情,需要资本进来时,我们也需要看得远的资本,一起做事业,而不是只盯住短期的盈利。

 

Q:您的团队中,像张丰主任等人都是合作搭档很多年的,您是怎么保持团队的凝聚力的?

A:我和两位合伙人是后天亲人,张丰主任读大学的时候就让我看中了,我们有近30 年的合作,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大悲大喜。一个团队的领头人要像一头狼,有任何事情你要冲上去,任何风险你要承担,还要能够吃亏,这样你的团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挣有尊严的钱,和红包没关系

 

 

Q:十余年打造并壮大了儿童医院眼科,有什么其中还没有达成的愿望是希望寄托在美和医疗集团的平台来完成的呢?

A:美和是医生集团的孵化器。儿童就医难,儿科专家收入低,希望以后来我们集团的医生都能挣有尊严的钱,和药品回扣、红包都没有关系。我有非常多的普通病人的资源,在北京儿童医院,我们团队的记录是一天看1600 个病人,一年看22 万个病人,不到20% 是中高端医疗,近80% 都是普通老百姓,但是我们选择以后的美和诊所是做中高端医疗,这就势必放掉很大一部分的低端市场。儿童医院国际部的眼科也是我做起来的,刚开始全院都不看好,我自己也是探索着做,毕竟一个手术好几万元,哪有那么多有钱人生病的?经过十年,我们打造了全国唯一的儿童眼科高端品牌,国内眼科巨无霸都做不到。也是这个实践让我发现,病眼宝宝的妈妈对高端医疗的渴望,对高端专家的期盼,真是你所想不到。因为眼睛是所有器官里最重要的,它太明显了,会影响孩子的婚姻、学习、社交、前途。这十年里,我在国际部做了数千例手术,这也是创造纪录呢,没有任何纠纷。所以美和也会走中高端,做成一家有温度的医院。现在门诊的阅读室、绘画屋都做起来了,之后还会给来手术的病人联系附近的宾馆,那样手术之后,我们专家就可以去看望他们,教他们怎么做护理。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既然选择了,就把这个事情尽最大努力做好。

 

Q:美和与其他诊所最不同的特色和自己独特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A:我们医疗是做中高端,但是儿童视光是做平价,比如对控制近视最有效的角膜塑形镜,现在几乎是全北京最便宜的价格。暑假到了,可能还会有优惠。同时,我们的很多专家都有眼科专利产品,国内不少儿童手术的技术方法都是我们发明的,比如儿童泪道插管、斜视术后调整缝线等。最后,我们要做虚拟眼科和实体眼科的结合,虚拟就是做线上,在全国招募眼保健的医生加盟我们,在网上直接可以进行一定的医生行为,特别是对于一些复诊或者后期保健但又不方便总来北京的病人,我们可以在线上指导当地的医生进行后续跟踪治疗。

 

Q:医生从公立医院“出走”到品牌性的私立医院,您怎么看这个趋势?

A:要想好,准备好,还要有拥抱失败的准备,如果不是这样,就不要出来。对于最早从公立医院出来做医生集团的张强、“女超人”于莺,他们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甘苦。 三甲医院是一块沃土,你可以充分练手,长见识,写文章,做科研,如果你觉得这些好,就不要出来。但我还有一句话告诉大家,你不出来,怎么知道外面的精彩。就看你是选情怀还是选安稳,我是闲不住。

 

Q:您的退休再创业,家人支持吗?

A:最初我们全家都有阻力,觉得我该歇歇,看看孙子,旅旅游,偶尔外出讲讲课就行。但我从医36 年,对医疗依然有梦想,想再花几年,把平台打造好。在这个过程中也能出去玩,做情怀不一定总是苦兮兮的。更重要的是,对于我自己的孙子来说,我只是爷爷,但是对于所有我救助的孩子来说,我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