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功夫小子到兵王 吴京: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推荐

给本项目评分
(2 得票数)
从功夫小子到兵王 吴京: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战狼》之前,中国电影圈内一听说要拍现代军事题材无不大摇其头。

《战狼》的成功,不仅为中国影坛贡献了一个热门IP,更让吴京在影迷心中奠定了自己“兵王”的形象。

《战狼》是反映绿色军营生活的“轻工业”题材军事片,到了《战狼2》,吴京要呈现一部“重工业风”的大电影。

 

 

2015年,一部《战狼》让曾经的“功夫小子”吴京杀回众人的视线。首映当天四千万的开画成绩,最终过五亿的票房,让《战狼》这部现代军事题材的国产片成为一部现象级的电影——在它之前,即便是群英荟萃的“建”字头商业主旋律电影(《建国大业》等)也未曾取得如此的票房,而类似题材的再次突破,则也是一年后的《湄公河行动》。彼时,除非老牌的八一厂自己牵头,在中国电影圈内,一听说要拍现代军事题材无不大摇其头。

 

“当时就没人愿意投。你是都市爱情片吗?有花样美男、流量担当吗?审查能不能过呢?能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比吗?趁早歇了吧。真的,当时我问谁都是劝我停手吧。”时过境迁,回想起来吴京还是一脸苦笑。但他说自己笃定的事儿,就要一条道儿跑到黑,“我要拍一部让男人看了更想做真男人的电影,要拍一部让女人看了更喜欢纯爷们儿的电影。”资金短缺那会儿,作为导演和出品人的他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子。

 

“机会是给勇于开始,且执著着坚持的人们预备的。”上撒贝宁的《开讲啦》,吴京侃侃而谈。而在私下,他更愿意给自己熬一碗毒鸡汤: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由于天生一张娃娃脸,四十岁后的吴京依然会被人叫“功夫小子”,自从20多年前“打”上银幕,他曾一度被视作李连杰的银幕接班人。然而岁月荏苒,成龙有自己的《警察故事》、“师哥”李连杰有《黄飞鸿》……2005年电影《杀破狼》取得了超高的人气,带火的却是日后一代宗师叶问的饰演者甄子丹,而同样追求拳拳到肉动作风格的吴京彼时依旧彷徨。

 

演了那么多的角色,都知道他会打,却没有一个角色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让观众见到他就脱口而出——这样的境况自然会让一个事业进取心颇强的男人焦虑,特别的,他还丝毫不想掩饰“开创一个属于自己动作片时代”的梦想。直到《战狼》的成功,吴京在片中饰演的冷锋才多少改变了这一局面:作为创作者,他不仅为中国影坛贡献了一个热门IP,更在影迷心中奠定了自己“兵王”的形象。

 

今年七月底,《战狼2》公映前吴京接受了《北京青年》周刊的专访。在他看来,《战狼》还是部稚气未脱、反映绿色军营生活的“轻工业”题材军事片,到了《战狼2》他则要呈现一部“重工业风”的大电影。从已经曝光的预告片中,我们不难发现今次“战狼”的战场将完全设置在海外,片中吴京上天入海,甚至亲自驾驶“五对负重轮”的59D型坦克玩起了陆上“漂移”!在周刊拍摄现场,吴京会向任何一个走近他的工作人员问一嘴“你看预告片了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才会心满意足地配合你的工作,并像个孩子般和你滔滔不绝讲述片场趣闻。

 

 

一张娃娃脸的功夫小子:你知道什么是冠军灶吗?

 

人如其名,1974年,吴京出生在北京。这位满洲正白旗的后人,论起来还是战功卓著的王爷多尔衮一支。历史上,正白旗还出过曹雪芹这样的文人。但很显然,幼年吴京身上调皮好动的秉性还是让家人早早为他择定了习武的人生道路。

 

1981年,这位学龄前儿童被父亲送到西城区什刹海体育运动学校。日后的功勋教练吴彬上一眼、下一眼打量着小吴京——这位伯乐善于“相马”,上世纪70年代时曾挖掘了“骨骼清奇”的李连杰。吴京的身形利落,最终留在了武术运动班。小小年纪的他逐渐意识到家族传承的责任,“我爷爷学的是吴氏太级拳,我爸会螳螂拳和九节鞭,但他纯属民间,本职工作在航天部,不能教我,而我作为长子长孙必须学武。”

 

上世纪80十年代的什刹海体校可谓风云际会。1982年,电影《少林寺》让李连杰名动天下。紧接着,大洋彼岸的武术家麦宝婵托人将儿子甄子丹也送到了什刹海。一如现如今银幕上功夫之王的轮转,关于吴京和大师哥们的过从,坊间也有不少真真假假的传闻。这些事吴京从不愿多说,他更愿意讲讲自己彼时每天的童子功:正踢腿一千,侧踢腿一千,外掰腿一千,里掰腿(按:里掰、外掰腿为上身重心向后及向前的劈腿动作)一千,后高腿一千,跳跃五百,翻腰五百……

 

伤疤是习武之人的勋章,在体校六岁被打断鼻梁,八岁脑袋开瓢、九岁胳膊断,在他看来都是平常事。十三岁进入北京武术队,吴京本该进入到人生的上行通道,但杂糅在他多届拳术、刀术、枪术和对练项目全国武术冠军头衔之间的,却是十四岁时下肢瘫痪、十七岁时右腿“废了”的命中劫数。时隔多年后再回顾过往,吴京曾将青少年时代起伏跌宕的命运兴寄于伙食待遇的变迁,“知道什么是冠军灶吗?一顿饭凉菜四个,热菜八个,有酸奶有汽水。住是两人间。上世纪90年代初,十八岁的我一个月一千多工资,那日子是现在小年轻无法想象的。脚伤了?好,您去运动班吧,五人间,瘸着腿睡上铺去。”

 

拳怕少壮,何况身体状况也不再允许他接受大运动量的训练。吴京到了需要考量人生下一步该往何处去的时候——随着当时的经商潮,他曾在西四开服装店练摊儿,脑筋活道儿的他“愣是能把动批九块钱的裤子,卖出八百八去。”可鼓起的腰包依旧不能解决人生的困惑。1995年时,在老师吴彬的推荐下,吴京第一次触电,参演袁和平执导的《功夫小子闯情关》。在这之后的数年间,他先后在多部影视剧中参演或主演,凭借敏捷矫健的身手和那张娃娃脸,吴京成了圈中的“功夫小子”。

 

“港漂”岁月稠:那就别套招了,直接来

 

小子总要长大。参加撒贝宁的《开讲啦》时,吴京直言不讳道,“每一个动作演员都想开创一个自己的动作片时代。”但在新世纪初,随着李安《卧虎藏龙》、张艺谋《英雄》的出现,华语武侠电影进入到吊威亚,营造飞来飞去飘逸感的“文人”武侠时代。崇尚不用替身,搏命演出的吴京在大银幕上难觅机缘,而在电视剧行业中,心直口快的他也无法看惯某些剧组只顾赶工,粗制滥造的工作氛围,“有的演员拿把剑像个烧火棍子,有些女演员还教我怎么打呢?!天天让替身打,我早晚也得变成替身。要知道演员的打跟替身打是不同的,是有精气神在,替身是见不到脸,最后变成不对啊?我应该是那样,怎么我现在这样了?”

于是乎,与同时期香港娱乐圈导演、艺人纷纷北上拍片不同,2003年拍完《醉猴》后,北京土著吴京选择南下香港继续自己的功夫梦。这并不是个容易的决定,之前的积淀让他在国内早已有了名气,但显然那还不够。选择从头再来的吴京曾拜访过各个电影公司、导演、制作人,一些不尽如意甚是黑暗的经历至今在他那里还是“敏感词”。在蹉跎了一年多后,他终于在叶伟信的《杀破狼》中得到了一个客串的角色,饰演杀手Jet,这个手持钢刀、刀刀见血的人物全片只有一句台词,但吴京和甄子丹在后巷搏杀的情节,依旧是这个世纪以来大银幕上最好看的真功夫对决,不带之一。

 

“拍那场戏时,导演叶伟信就说子丹你练了三十多年,吴京你也练了二十多年,那就别套招了,直接来。”——彼时,甄子丹和他各自处于人生的一个瓶颈,都在江湖中有这么一号,却都还没有确立自己的江湖地位。两人凶神恶煞般地搏杀,虽不发一言,仇恨却都写在脸上……时过境迁,吴京回忆起来还会哈哈大笑,“哥们儿,不为别的,手里的家伙招呼在互相身上,那是真疼啊!所以最好的表演还是要回到第一堂表演课:真听、真看、真感觉。”《杀破狼》的成功之于吴京而言,是他开始慢慢在香港“有戏”了。2007年接演陈木胜的《男儿本色》,吴京饰演的反派天养生在片中以一敌三,力战谢霆锋、余文乐和房祖名,并凭借这一角色获得了第4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香港的事业蒸蒸日上,吴京却萌生了归意。对于这段时光,即便是在心情好的时候,他讲述起来也带着不平之气。从小过惯集体生活的他,不习惯香港剧组拍完当天的戏份便各回各家的工作气氛。感到孤独时,他要靠郭德纲的相声聊解乡愁,空旷的公寓里填满了一个人肆意的笑,“我始终不能适应他们包装艺人的方式:衣服曝光过一次,好,那就不能再穿了;出租车那么贵,对不起,那你也不能去坐地铁;出门遛个弯儿,穿拖鞋短裤不可以……”种种“清规戒律”让本就随性的吴京过得颇不舒展,而彼时内地娱乐圈兴起的“男色消费”风也让他感到彷徨。

 

一朝是“战狼”:与其去演一个兵,我先当一个兵

 

2008年,吴京推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狼牙》,尽管内容并不涉及特种部队题材,但狼的图腾已然出现在他导演的作品谱系之中。电影拍摄期间,一路向前拼的吴京整个人处在了迷茫期,个人方向是什么?动作路线是什么?市场到底在哪儿?这些问题折磨着他,“做到男主角了,金马奖也入围了,但这些年拿出的东西都是为了迎合市场,而我想做的东西却始终无法实现。”那一年正赶上汶川大地震,做完电影后期吴京便赶赴灾区做志愿者,“我穿着一身军装就去了,当时就蹭在庙里,住之前义工留下的帐篷。你就看身边那些当兵的,脸脏兮兮的,身上臭的,睡在路边,饿了、渴了就开瓶纯净水就和着方便面。当任务来了,余震不断,他们依旧能顶上去。我们都看过一张照片,那些小战士能用身体当桥板,让老太太爬过去……可娱乐圈这些所谓的花样美男在干嘛呢?出门保姆车,七八个随从陪护着,头发长长的,遮着点眼睛,拍个照片都得用柔光镜,说话动作是这样的。”吴京眯缝着眼睛,翘了翘小拇指,“两者相较,我觉得这些躺在地上的军人才更男人,在他们身上你能看到担当。为什么我不去拍拍他们呢?为什么我不能去演好一个兵呢?什么样的角色能满足我的理想?军人。”

吴京说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便想到了军营。“与其去演一个兵,我先当一个兵。当你是一个兵,就不用去‘演’了。以前为什么中国现代军事题材的戏不好看?一个字,假。”为此,他先去了北京军区某部四连二排六班体验军营生活,这并不是真人秀的大张旗鼓,也不是一般军训踢正步、站军姿,收掉自己的小肚腩,“你听过子弹从耳畔呼啸而过时的声音吗?我听过。你知道坦克从你身上驶过什么感觉吗(部队训练时一种练习士兵胆量的方法)?我感觉过。”在军营,本来就有考证癖的吴京不仅拿到潜水证,更学会了直升机驾驶,“课还没上完。但可以驾机悬停,每90度一个调头,往前飘一百米再回头降落。在《战狼》里有场戏是直升机水面悬停,我就有底气告诉他如何设置起飞场,地面打回气流怎么怎么样,我全懂。”

 

 

 

对话吴京

不管是古装还是现代戏,很多人的记忆中你还是那个功夫小子,所以当《战狼》推出并且如此成功的时候,很多人是大跌眼镜的。

吴京:《战狼》我写了14 稿,从2008 年写到2009 年,当时很多人看过那个剧本之后都哭了,可是当时不能拍。等这个项目立项到公映,这期间又是六年,它能取得这样的票房成绩,我只能说时也运也命也,我觉得这跟小孩子是一样的,当你种下一个种子的时候,这个孩子的一生也就决定了,他的走势也就决定了。《战狼》的成功意味着一个标记点,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按着这个标记水到渠成地走,因为我的存在而让这个点爆发了,只能说我的选择是对的。

当年转到军旅动作片是因为没人捧我,所以我决定自己来。2003 年的时候我在香港闯荡,最后金马奖入围,慢慢做到男主角,但都是在迎合市场,没有我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当时全中国都在流行中性美,可中国的男演员都得是花样少男吗?有点爷们儿样行吗?所以我决定不换,还是坚守我的男儿本色。

 

从电视剧《我是特种兵》,到《战狼》,军人角色成了你近年来示人的主要形象,很多年轻观众甚至以为你真是一名转业军人,在大银幕上从“像”到“是”,你是怎么做到的?

吴京:我觉得我去演一个兵不如我去当一个兵。除了和军人同吃同住同训练,我觉得光在部队体验生活是不行的,我得去学学真本事,我这人本来就有考证癖,说起来,人生就是不断考证:驾车证、赛车证,摩托车证。《战狼2》开篇便是一场一镜到底,水上水下6 分钟的大戏,全世界没人之前拍过。这本事得缘于我当年在部队的生活。当时上潜水课,啪,我把自己国际三星潜水证拿出来了,不用潜伴,我一个人潜了33 米。第二天上游泳课,我又和连长说,我不用上了吧,我可以在海里一口气游5 公里,连长说不行,我们这里的达标成绩是10 公里(吐吐舌头)。但这次挑战更高,自由潜水,一般而言最好的运动员可以憋6 分钟,但如果带上打斗动作会迅速消耗氧气,再好的潜水员也要打折扣,这回给我逼得一口气要在水下呆三分半,同时还要跟四个美国武行比划招式。

 

看预告片,你驾驶坦克玩漂移是动作戏一大亮点,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坚持不用替身,所以这次也是亲力亲为吗?

吴京:当年在部队我学习过如何做坦克调度,开坦克这次是我专门学的,不然漂移不起来。“五对负重轮”的59D 是四名坦克成员,作为驾驶员你面对的不是方向盘而是类似拖拉机一样的操纵杆,要想漂移你首先得把速度带起来,带起来后不能直接抱死,一档位、二档位怎么调整?这些都是练出来的经验。但我觉得这些场面才是money shot(钱镜头),很多人觉得片场手划破了,或者不用替身了就是money shot ?!怎么评价呢,我只能说我的底线高于他们的理想。

 

在中国拍军队题材的戏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涉及特种部队题材更是让不少人视作畏途,在《战狼》中你调动了这么大的场面,是不是背后有相关的特许和支持?

吴京:军方的支持是肯定的,但要说特许,这个真没有。涉密的东西我们肯定不碰,这个电影我想说什么呢?我是凭着一腔赤子之情去拍的,我希望祖国强大,希望解放军强大,但这里面真正有什么秘密我并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说。在中国军队中有专门搞对抗演习的“蓝军”,

这点倒是启发了我,在电影中我可以用外军的东西来展现我军的实力,比如《战狼》里你看到我被直升机吊在机外做机动,这其实不是我军训练的科目,而是法国特种兵练的,专用的绳索国内也没有,是我自己掏腰包从国外进口的。这毕竟是拍电影,我可以用无限的各国特

种部队的高招来展现我心目中的特种兵,说实话,我拍的是我心目中的我军特种兵,我希望永远做他们的“蓝军”。

 

我注意到相较于《战狼》,此次你把《战狼2》定义为重工业风的战争大片,怎么理解这个“重”字?

吴京:呵呵,看了你就会知道,首先武器重了,坦克撞坦克,摔飞机,军舰、导弹都上阵了,这个场面和阵仗在之前国产电影里是没有过的。另外拳头也重了,我让外国演员真打我脸,他们说不可以,因为在好莱坞没有这样的,是不可以真打演员的脸的,保险公司也不让,他们问为什么,我说为什么不?这是吴京Style。

 

展现“重工业”风肯定要花更多的钱,作为出品人,谈谈你的拍摄原则?另外,谈谈戏中演员的挑选。

吴京:从拍摄到制作,现在已经2 个亿了。但我喜欢自己玩儿,不喜欢被金融和资本绑架,拿我自己的钱,赢了是我的,输了也是我的,输赢都在自己手里。去年我拍的时候很多演员漫天要价,钱我更多是要用在拍摄和特效上,只能选我自己满意的演员,只选对的,不选

贵的。比如吴刚老师就非常敬业,电话里一定下来要出演就主动提出要进剧组练枪。你会在戏中看到他单手换弹夹的场面,那是我们在向老兵致敬。我喜欢抠细节,比如你看到我们拿着AK-47 射击的时候,一手扣动扳机,一手不是托着枪托而是压着枪托,这是为什么呢?军迷都懂得,AK-47 射击精度不高,后坐力也大,实战的时候老兵都会压住枪口射击。

 

这次动作指导除了你和香港团队,还有《美国队长》的动作指导,谈谈你们之间合作的情形?据说在非洲拍戏时候也是险象环生,讲讲吧。

吴京:美国武行的安全措施比我们强,对片场人员的各项保护都做得非常到位,比如说开枪的时候,群众演员都要戴耳塞,咱们之前拍戏哪讲这个啊,但我最后还是同意了,为什么?因为我这个片场有二十多个国家的演职人员。

在非洲,中国人在那里经常被勒索,我带着一个团队出来要对全组负责。非洲国家的安全形势并不乐观,比如进酒店之前,探雷器要先扫一圈。我们住四星级酒店,回来以后所有人的行李竟然都被翻过。我们采景的时候有人被蜘蛛咬,有人发寒热病。拍贫民窟的戏也很难,

中午十二点以后就不能拍了,搞不好窗户里就会伸出一支枪来。

 

《战狼》的成功让你收获了不少影迷,他们想知道第二部之后,这个系列还会拍下去吗?

吴京:我相信“战狼系列”算是开中国军事电影的一个先河,但能不能有第三部我还不知道。我也想打造一个系列,可能算不上是IP。我想说除了场面和特效希望观众看出我们的诚意,我更在乎冷锋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及想表现出这个人物的成长:他如何成长为一个兵王,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

 

很多影迷也想知道作为导演如果你一直这么成功,还会去演别的动作片吗?

吴京:我终归要回归动作和功夫,特战题材只是一个载体而已,就像史泰龙有很多的系列一样。我没有特意去设计这次的动作场面,这次打的是勇气,镜头的快慢分切好莱坞有他们的风格,我们有我们的风格,招数上面我做的动作他们做不了。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