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 傻白甜和玛丽苏横行时代的

给本项目评分
(3 得票数)
王子文 傻白甜和玛丽苏横行时代的

 

 

她可以很文艺很清新,也可以很鬼马很洒脱。

 

 

 

那个风风火火、随性洒脱的曲筱绡让很多人开始关注王子文,现在的她工作忙,连轴转,只感觉时间不够用,并未觉察到自己人气的攀升。尽管连睡觉都是奢侈,但面对镜头,王子文立马又显露出她鬼马精灵的一面。换上色彩鲜艳的服装,娇小的王子文宛如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小 v 脸加上精瘦的身材,令摄影师直叹“简直不用修图了”。初见王子文,很多人往往会自然的给她贴上“小女生”甚至“萝莉”的标签,但当她开始表达观点,无论是语速、措辞还是阐述的内容本身,都能让你感觉到她的直接和力量。

 

近期的采访对王子文来说几乎都是“曲筱绡”的轰炸,千篇一律的问题或许使她疲惫,但一定程度上也让她自己对角色的解读更透彻。谈起这个令人爱恨交织的曲筱绡,王子文坦言, “这个角色很特别,其他的角色很少有像曲筱绡这样让人又爱又恨的两面”。有人说,曲筱绡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取代了“玛丽苏”和“傻白甜”横行的时代,女主角不再是十足完美、零缺点,等着接受男主角的爱,所有坏事都交给女二、女三去做,也可以爱捅娄子、耍耍小心机和小脾气。

 

如果说多数演员都是被角色的优点吸引,那么王子文则恰好相反,她正是看中了曲筱绡身上的缺陷,看中了她的不完美, “之前演了太多全是优点的角色,像曲筱绡这样很立体、优缺点明显的角色很少、很难得,很少有剧本写这样的女生”。用她的话说,这样极致的女生必然也会得到两种极致的评价,喜欢她的会爱到心窝里,不喜欢她的则恨得牙痒痒。抛开剧情,站在一个创作者的角度,王子文显得更客观、理智。

 

《欢乐颂》第二季九月份就要开拍了,虽然还没看到剧本,但对于“曲筱绡”这个角色的变化,王子文坦言她一定会有成长, “不管开心或不开心,也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曲筱绡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很多人对王子文说你红了,但在她看来,红与不红从来都不是她的困扰, “凡事都有两面性,受到关注以后,就会有更多的机会选择剧本、角色,但是相对的是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她曾在访问中提过,最大的成就就是塑造的人物能得到观众的认可。而对未来的期待,王子文不止一次地说,希望接下来的每部《欢乐颂》都能被接受和喜欢。很快,她和老搭档王凯再度合作的一部新戏《如果蜗牛有爱情》也要和观众见面,这一次,她想告诉大家,王子文不只会演曲筱绡。

 

每逢新年,王子文都会在微博上写下诸如“学会不拿别人的地图找自己的路”、 “希望自己能像少年一样去爱,像成人一样克制”这样简单的愿望,不知道明年,她对自己的期待又是什么。

 

 

 

Q = 《北京青年》周刊

 

A = 王子文

 

 

 

现实生活中比曲筱綃有文化,“火”与“不火”顺其自然

 

《欢乐颂》是由《琅琊榜》、 《伪装者》团队打造的一部“女人戏”,五个性格不同、背景迥异的女孩从陌生到熟悉,从互不顺眼到相互取暖,欢乐颂小区的 22 楼每天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学反应。不管是冷静干练的海归高管、懵懂直爽的职场小妹,还是古灵精怪的富家小姐、单纯上进的乖乖女,又或是善良虚荣、想“麻雀变凤凰”的“胡同公主”,也许你不完全属于其中任何一种类型,但至少能从她们中嗅到哪怕一点点和自己相似的气息。几乎每个女生都能感觉到共鸣,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欢乐颂》受众如此广的原因。

 

剧中,曲筱绡的“没文化”惹出了一场场闹剧,也造成了她和赵医生的各种危机,在这一点上,现实中的王子文则和曲筱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她喜欢读书,各种各样的书,比如王小波、 《新发现》,也看各种文艺电影,然后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摘录或者心得,拿不定主意读哪本书还会征求网友的意见。曾经有网友发微博感慨“人生第一次被甩”,王子文看到后便转发“建议”道“你该去看王小波的书了”,她还常调侃自己是“文艺工作者”。

 

 

 

Q :曲筱绡的人物设定其实也引起了很多争议,你怎么看这些说法?

 

A :可能每个人看她的角度不一样,但我个人很喜欢这个人物。我觉得她是一个极致的人物,所以才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只有中庸的人物会造成人们的无感,如果大家都喜欢,那她就不是曲筱绡了。因为有些人不懂曲筱绡,无法理解她,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曲筱绡如果被换成一个玛丽苏的性格,那她就不是曲筱绡, 《欢乐颂》也没那么多故事了,她是一个起到推动剧情作用的人物,所以她必须是一个积极的、极致的人,一个捅娄子的人。我个人是觉得说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他的反应也是不一样的,对于曲筱绡为什么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区别就在于此,不光是人,每件事都是这样的。可能你今天跟我说我“火”了,但我觉得所谓的“火”也有好与不好,所以顺其自然就好了。

 

Q :你自己现实中的性格和曲筱绡有何相似和不同?

 

A :有像她一样古灵精怪和仗义执言的一面吧,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是富二代,没这个资本像她这么任性。 (笑)我可能更多时候更像樊胜美吧,因为她属于大部分人,每个人都能理解她的想法,毕竟没钱的人占大多数,缺钱的心态大家都能理解,能理解有钱人的毕竟是少数。

 

Q :剧里是曲筱绡主动追求赵医生,生活中的你是会主动出击追求男生吗?

 

A :不会,我基本没追过男生,一般都是男生先喜欢我。 (笑)而且我觉得曲筱绡对赵医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追求,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赵医生说过“我喜欢你要跟你在一起”这种话,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联系他、接触他,而且是赵医生先吻的曲筱绡。

 

Q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五个女生在一起肯定会有很多趣事,听说你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平时都会在里面聊什么?

 

A :开拍大概一个月后我们建了一个群,就聊一些私房话、美食、电影,发红包,总之什么都聊。我们五个人都特别能说,剧组里的男生都受不了我们。杨烁进组比较晚,而且刚来就跟涛姐有对手戏,他就会比较紧张,我们所有人就都跑去逗他,他也特别无奈。而且我们五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拍戏空档都会补妆、照镜子,总之各种臭美,导演都觉得五个女人实在是太难搞了。

 

Q :剧中曲筱绡帮小邱和樊姐鉴别渣男的桥段让观众印象很深,也有很多争议,现实生活中,如果自己的闺蜜碰到这样的事你会采取什么方式?

 

A :我可能会提醒她,但不会用曲筱绡的方式。首先我要确定这件事,确定了我会提醒她,让她自己去选择。我其实也挺直率的,但方式肯定跟曲筱绡还是不一样,这些事情都要慎重处理的,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Q :虽然你已经演过很多作品了,但其实很多观众是通过《欢乐颂》才认识你关注你,突然受到很多关注的感觉怎样?

 

A :就是觉得现在时间不够用,没时间睡觉,感觉很累,可能这就是“火”了的感觉吧。但我会告诉自己要坚持,要加油。没有谁能想到哪个角色是能火的,包括我们在演《欢乐颂》的时候也没料到那么多观众会喜欢,当然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一件事,因为我们的努力被大家看到了,所以会尽力拍好每一部,争取让第二部比第一部更好。其实我们扛着挺大的压力,毕竟观众那么多,众口难调,但我们做这个戏并不是为了讨好所有人,我们就是在做《欢乐颂》,它就应该是这样的,每个人物有每个人物的性格。

 

Q :有人觉得“火”是走在街上会被认出来,或者是微博转发、点赞数多了,你是怎么理解的?

 

A :说实话我没觉得自己火了,现在认识我的观众可能更多了,但还没有到火的程度吧,还要继续努力。我在《如果蜗牛有爱情》这部戏的角色和曲筱绡的反差特别大,希望观众知道我不只会演曲筱绡这一种角色,也希望能多多关注我。

 

习惯自己做决定,没觉得缺失太多

 

很多人不知道王子文是成都女孩,她生于成都,但很小就选择独自到北京闯荡。小时候母亲送她去学过艺术体操,学校里凡是文艺活动她都喜欢上去露一手。王子文有一个当吉他老师的父亲,她说,自己的艺术细胞一定程度上是遗传了老爸。2000 年,王子文通过某公司的选拔,从全国众多女孩中脱颖而出,成为由中韩两国四个女孩组成的演唱组的成员之一,并远赴韩国培训,体验了韩国明星的养成机制。 “半年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哭。”王子文曾在《跨界歌王》中感性地说,每天从早上八点到凌晨的严苛训练,让她觉得很苦很累,“那段经历太难忘了,但对我今后从事这个行业有很大的帮助”。王子文身上既有四川妹子的“辣”,也不乏北京妹子的直爽,她独立且自信,习惯了自己做决定,她虽娇小,却不娇弱。

 

Q:你是成都女孩,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北漂”的路?

 

A :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别人跟我说这小姑娘形象挺好的,就来北京了。

 

Q :为什么会选择演员这个职业?

 

A :一开始对表演没什么感觉,就是想尝试一下,因为真的不会,后来才开始渐渐的喜欢这个工作。

 

Q :一个女孩子来北京,家里支持吗?

 

A :我做什么他们都会支持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独立的人,基本上任何事都是自己做主,所以不光是走表演这条路,选择别的家里人也是会支持我的。

 

Q :当初有没有特别困难、感觉走不下去的时候?

 

A :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当时还是挺迷茫的,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不是说我在北京才迷茫,而是因为在成都很迷茫才来了北京。而且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能给自己安全感了,这种迷茫感才会消失。那时我也不太懂演戏,因为从来没学过,最后选择干这行是由于得到了很多业界的人的认可和鼓励,才能一直走到今天。其实我是个挺容易放弃的人,没什么毅力。

 

可以恶搞也可以耍酷,没刻意保持身材

 

出道十年,王子文演绎过的角色无数。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与外婆相依为命的孤女飞飞到《寒秋》中身陷家族斗争的秋红,从《唐山大地震》中善良温婉的贤妻小河到《男人帮》中敢爱敢恨、单纯直爽的潇潇,加上《家,N 次方》中简单快乐的邻家女孩齐齐,她所塑造过的角色,总能让观众或多或少的产生好感,就如她自己所说,饰演了太多全是优点的角色,才希望表现不完美。当初在演艺圈初来乍到的王子文从未接触过表演,她也坦言自己一开始很迷茫,不知道表演是什么、该如何演,幸而有良师益友的帮助和认可,让她逐渐在表演中找到了成就感,才能一路坚持到现在。

 

 

脱离大银幕,关于现在大热的真人秀的部分,王子文完全不排斥,表示自己很愿意参加。近期她参加《跨界歌王》,也算是圆了自己的一个歌手梦,她曾感性地说: “这么多年,做歌手还是自己的一个梦想,通过这个舞台来实现一下。”最后一场资格赛,王子文一改鬼马精灵的模样,也不再穿霸气的裤装,而是换上长裙,变成魅力十足的小女人。摇滚的节奏伴着她磁性十足又不失温柔的独特声线,让现场氛围极具感染力。 “未免太挑战自我了,真是够拼。”评委宋柯说。追求完美、刚刚还在懊恼发挥不佳的王子文,听到点评连忙为自己打气拉票, “我还有很多潜力,一般我都不自夸,但我唱的也还不错。”王子文的音乐梦马不停蹄,近期她还和任贤齐搭档演唱了电影《时光诛仙》的同名主题曲,在各大音乐排行榜已名列前茅。除了《跨界歌王》,不久前她也在《奔跑吧兄弟》中玩了一把。作为“新人”,王子文却丝毫没有包袱,现实中的她更接地气,拼劲十足,比起当“女神”,她更愿意做大家的开心果。她还喜欢和朋友去旅行,喜欢挑战极限运动,更是爱上了大多数南方人极少涉猎的单板滑雪。如果仅仅只看外表,王子文与单板滑雪这类刺激且危险系数又高的运动是联系不到一起的,甚至让人感到一种强烈的反差。

 

 

谈到感情,她直言自己不会像曲筱绡一样主动出击,而是属于闷骚型,更倾向于把感情埋在心里, “我可能会暗示”希望两人一定要有聊得来的话题。问跳出曲筱绡的视角,如果要在剧中的男性中选择一个会选谁,王子文说,大家普遍更倾向祖峰饰演的奇点, “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喜欢的类型也不同,戏里的各个男性人设也是性格迥异,奇点比较明事理,也很温柔,永远都是慢条斯理的”。

Q :近期你也参加了一些真人秀,感觉如何?

 

A :我挺喜欢的,也觉得挺好玩的,而且只要我愿意的话可以做调节气氛的那个人。有时候我会很恶搞,有时候会很酷,看心情。 (笑)

 

Q :你有为电视剧唱了插曲,也在发布会上献唱,未来在音乐上有计划吗?

 

A :暂时还没有,先把戏演好吧,但我还是很喜欢唱歌的。

 

Q :有什么角色是你特别想尝试却一直没演过的吗?

 

A :其实还挺多的,从出道到现在,我演过的人物都属于变化不是特别大的那种,还有好多的角色我都没有演过,所以当然有我特别想去尝试的,比如说杀手,或者像仙女,吊着威亚飞来飞去的,还有有超能力的,太多自己没有尝试过的角色了,都想去尝试一下。

 

Q :听说你喜欢极限运动,特别是滑雪?

 

A :也就喜欢滑雪吧,其他的估计会害怕。身边喜欢滑雪的朋友挺多的,看到他们玩你就会觉得这个运动太爽了,踩到一个板子上,从山上这样飞一样的滑下来。当时还没有想到滑雪这么难,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学会,就毅然决然地去学滑雪了。一般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但基本没时间……

 

Q :不工作的时间都会做什么,有什么爱好?

 

A :其实我挺宅的,但也很喜欢旅游,喜欢到处看到处走,就是吃喝玩乐吧。不过我自己独立生存能力比较差,所以还是要和朋友一起去,需要有人张罗,比如住酒店、吃饭这些我就搞不定,得有人带着我。

 

Q :分享一下保持身材的秘诀?

 

A :没有刻意保持身材,我是那种吃不胖的人。但如果要保持的话我觉得不是在饮食方面,就应该是运动。如果大量的运动还是瘦不下来的话,那就选择做一个开心的小胖子吧。因为大量节食、吃减肥药是伤害身体的,换来了瘦也是得不偿失。而且你不可能永远节食,一个人活着连吃都不能吃,那真的也太惨了。健康是最重要的,在健康的基础上想怎么减都行。

 

 

编辑 / 张扬 文 / 莫兰 摄影 / 韩硕 资深服装编辑 / 张扬 统筹 / 白颖 妆发 / 传博(东田造型)场地 / 北京怡亨酒店午夜巴黎套房 美编 / 朴允 责校 / 张翼飞 美妆支持 / 美素 MAYSU封面/adidas PureBOOST X 封面摄影/徐阳 封面化妆/田壮壮 封面发型/高玮(东田造型)目录服装 / 蝴蝶结字母紧身裙 Moschino 鲜花提供 / 赫拉公主花店

 

最后修改于 星期日, 05 3月 2017 09:05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