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者》黄立行 :绑架我的不是老徐,是我的逻辑控

给本项目评分
(2 得票数)
《绑架者》黄立行 :绑架我的不是老徐,是我的逻辑控

消失了很久的黄立行终于又有新作品和大家见面了,不出所料地,他再一次出现在徐静蕾导演的新片中,在这部叫做《绑架者》的电影中出演男主角——在案发当夜横遭车祸并失去记忆的嫌疑人。比起职场片、商战片和爱情文艺片,黄立行以“绑匪”的身份出现在一部动作警匪悬疑片中似乎是更加令观众期待的。黄立行充满男性荷尔蒙,身材匀称,长相英俊,仔细看还带着一股“狠劲儿”。看多了“好人”黄立行,观众们更期待的是他“变坏”的样子。

几年磨一剑的黄立行并不像大多数明星那样频繁曝光在大众眼前,比起看起来光鲜的演艺圈,他更希望能够安逸地生活。若不是碰上了心宜的剧本和熟悉的导演,他是绝不会让自己被工作“绑架”的。但是,黄立行又是个要求完美的处女座,一旦认真工作起来,他就把享受生活这件事抛在脑后了,完美主义者的强迫症会让他在片场中忙个不停。徐静蕾说,之前拍片很少提意见的他这次变成了“问题狂魔”和“逻辑控”。看来,黄立行放弃自由自在的生活也并非被工作“绑架”,“绑架”他的是他执念的逻辑性。

黑色皮衣 Hermes

墨绿印花衬衫 Emporio Armani

军绿哈伦裤 Emporio Armani

想要了解黄立行其实是一件挺难的事情。他没有个人的社交媒体,不上微博,也没有instagram,很多关于他的新闻他都要从别人的口中探听到;他的中文表达能力不是甚佳,话也很少,不太爱聊天;他举止优雅绅士,待人谦和,这让提问的人也不忍心逼问他。正因为这样,黄立行成为了一位神秘的男人,神秘到你不知道他何时不再唱歌,神秘到你不知道他又有新戏上映.

《绑架者》上映在即,我们也有机会和黄立行坐下来聊一聊。很怕聊天的过程中空气会突然安静,必须投其所好想些办法才行。黄立行出道很多年后曾经有过一段空窗期,那时候他的选择是回到美国继续完成学业,曾经学习了一段时间心理学,尽管他觉得短暂的学习对他来说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从心理学出发去了解黄立行这个人应该是再适合不过的了。当心理测试的结果正中一个人的下怀时,让被测者敞开心扉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即使他不爱说话,但那寥寥几句却代表了真心。

于是我们的对话在一连串的心理测试中进行,有关天才,有关个性,有关事业心,还有他喜欢的女性。

他用直觉选了老徐

 

金丝印花卫衣 Dolce&Gabbana

第一个测试,关于一个人是哪种类型的天才。图中有五只猫,A 站在高台上推一个巨大的球,球推下去谁会先死?黄立行看图看得很是仔细,他排除了推球的A,认为B 最安全,然后丝毫没有考虑远端的D 和E,非常果断地选择了C。

结果是,他是“直觉型”的天才。我们为他解释测试结果的细节,“直觉型天才具有敏锐的第六感,能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不对劲的地方,这种人对于事物的风险是回避率最高的。”黄立行连连称是,他说这很准确。在黄立行看来,他做决定靠直觉,可以很迅速地决定一件事,小到午餐点哪道菜,大到他要不要接演一个剧本,并且他做的选择都很成功。

在演艺事业方面,黄立行的“选片直觉”都给了徐静蕾的作品。有网友说,“不管徐静蕾导什么片,都有黄立行”。黄立行和徐静蕾的第一次合作可能是直觉使然,但这么多次的合作下来就变成一种亲密无间的默契了。“老徐的作品都是花很多时间在一个项目,她的做法比较适合我的工作习惯。”黄立行说他习惯叫徐静蕾“老徐”,就像大多数人那样。“我觉得一件事要做好并没有那么容易,也没有一个时间线或是Deadline 是我们在哪一刻要做完,一切准备就绪了我们再开始。我们的步调一致是我们在一起合作很重要的一点。”看来,老徐和老黄在这些年培养出了惊人的默契。喜欢用直觉行事的人也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作为《绑架者》这部电影的音乐指导,黄立行在电影制作的后期也费尽了心力。原本打算找一些现成的当红歌曲来搭配电影的主题,但要求很高的老黄和老徐都不甚满意。于是黄立行亲自操刀写歌,演唱者选择了杨乃文和李玖哲。黄立行不吝对杨乃文这位女歌手的赞美,他说他写的歌就需要这样一种声音去诠释:“杨乃文的声音很有个性,她的歌很简单,但其实都很难唱,再加上感情在里面其实就更难了。很庆幸她能把歌曲和感情都诠释得很好。”黄立行和杨乃文录歌的那天,老徐还安排了直播活动,在微博上各种发布录音过程,还让网友竞猜演唱主题曲的神秘女歌手是谁。令很多网友惊讶的是,最后揭晓的女歌手竟然是杨乃文。

为了让电影更加出色,黄立行和老徐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选择。这是因为他们都是不喜欢麻烦的人,也不喜欢麻烦别人。于是他们同样享受一种不被束缚、不在意周遭的生活。

黄立行和徐静蕾搭配在一起,越是自顾自,越是有人蜂拥而至。

嘴上说要安定

但身体还是挺诚实的

 

黑色皮衣 Hermes

墨绿印花衬衫 Emporio Armani

军绿哈伦裤 Emporio Armani

墨绿漆皮反光皮鞋 Jimmychoo

第二个测试很简单,题目是测试者想怎样度过假期,测试的却是一个人的事业心指数.黄立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宅在家里,这并不出我们的意料。对于有着“老人”心态的黄立行来说,去海边或是去登山好像都太累了些。同样不出乎意料的还有测试结果:事业心指数10%。“你的特性就是安定,或许是个性使然,让你比较不会和其他人一争长短,你似乎没有什么事业心,在你的心中家庭、朋友、爱情更胜于你的事业。”

“这听起来确实是准确的,我从小就没有什么野心。”黄立行对测试结果表示了赞同,“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很有钱,并没有具体的做什么事,就是想,我要变得很有钱。”在他看来,在某种范围来说,他已经达成梦想了。

黄立行就是这样随性的人,在演艺圈中其实他也是没有目标的,并不会为自己设限:“唱片要卖到多少,要开多少场演唱会,电影票房要多少,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开心就好。尽量让自己没有烦恼。我觉得这是成功。”

这几年,黄立行把事业的重心转回国内,他的家人也从洛杉矶搬回了台湾。尽管他也会美国、中国两边跑,但是黄立行更希望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家人。他坦言自己是个很容易开心的人,“吃好吃的我就会很开心,和朋友在一起也会开心,知道我明天没事也会

开心,有家人陪伴是最开心的。

作为一个很典型的ABC(美籍华人),很多人认为黄立行可能更适应美国的生活方式。采访中,黄立行表达出了很强的家庭观念,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男人的价值观。洛杉矶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但是他现在却觉得那里因为没有家人而不值得留恋了。“家人现在都在台湾,那台湾就是我的家,在洛杉矶呆久了就会想家。和家人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用做也是安心的。即使见不到面,但想到我们是在同一个城市,相隔得并不远,我就会觉得很踏实、安定。”

黄立行说他很宅,喜欢安定,也不愿意在媒体前展示自己,在镜头前聊天他确实也不太擅长。如此这般的一个人,却在老徐的电影里演得那么卖力,台前幕后的献计献策,把享受生活这件事完全抛在了脑后。只能说黄立行其实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口嫌体正直”的人,嘴上说不要劳累、不是工作狂,但身体还是挺诚实的。

要求逻辑性是不想把观众当笨蛋

第三个测试,有关一个人的黑暗面。题目要求测试者选出在山中迷路时想要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动物,选项依次是狮子、蟒蛇、大灰狼及花豹。黄立行一直在狼和花豹这两个选项中挣扎,因为他觉得在山中迷路最怕黑,这两种动物的眼睛都能发光,是陪伴自己最有用的动物。最后他选择了更厉害的花豹。

测试结果,黑暗指数是随选项顺序递加的,选择花豹的人,拥有70% 的黑暗指数,这也意味着,这类人不太容易向周围的人敞开心扉,可能时常会戴着防备的面具。面对一些烦恼和问题,黄立行也坦言,他会选择憋在心里,不太会找亲近的人倾诉纾解。

能让这样封闭的自己敞开心扉、吐露不快的,那一定是他认定的人。作为合作过多次的导演,徐静蕾必然就是黄立行的倾诉对象之一。在拍摄《绑架者》的时候,黄立行会把积蓄在心中的问题和徐静蕾讨论。他们不认为这是吵架,当置身于工作环境时,一个专业演员和一位专业导演就应该有着这样激烈的碰撞。这不耗损体力,这只会让作品完美。

“在片场的时候我可能会因为一些剧情的细节,一些逻辑性的问题而有自己的想法,我可能先会憋着不说,但是涉及到作品的问题我是很慎重的,憋不了太久我还是要说出来,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逻辑性衔接上的纰漏是黄立行提出最多的问题。他经常会对剧情上前因后果交待不清的地方提出修改意见。“一个镜头糊弄过去这种事对我来说是非常不专业的,有些人认为可能没有人会看到,但是这样就把观众当成笨蛋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如果有人跟我讨论电影的时候说出,这只是一个电影!那么,sorry,我是真的会当场跟那个人翻脸的。

黄立行的逻辑性还包括他诠释角色时的独特。他不会参考同类型影片中演员的演技,他只会去搜集资料,找到自己想要诠释的样子。在《绑架者》中,黄立行饰演的绑匪在影片中突然失忆了。怎样扮演失忆的人,黄立行也想了很多。他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把一个人物演“笨”。“演绎失忆这样的状态,很容易就演成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这种很不

聪明的感觉。我并没有碰到过失忆的人,我就只能看很多书,这可能就涉及心理学的书籍,研究为什么有人会失忆,剧中这样失忆的状态符合哪一种形式,短期的?长期的?还是老人那种?

不想参考其它影片中失忆的人的状态,那就只能自己观察、研究和揣摩了。黄立行觉得最容易想象和应用的就是老人的那种记忆衰退的表现。“我会发现,老人们在开始出现记忆衰退,开始忘东西的时候,他们会先感到丢脸,也很怕因为不记得一个人而得罪他,就会开始演:‘嘿!好久不见!’可是其实意识中他是不认识这个人的。这种情形是很容易用在戏中,当我去演绎失忆后的状态的时候,我也会这样。我还是希望用更真实的方式演绎失忆的状态,所以才会研究这些,研究真正忘掉事情的人是什么样的状态。”

在演员的自我修养上,黄立行的表现和他一贯的良好修养一样,让人对他心生敬佩,又莫名爱慕。

大女人是我的Style

最后一个测试,测的是喜欢的女性类型。

四位面容、身材一样的卡通少女有着不同的四种发型,测试者从中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可以探知他内心中的理想型。

黄立行此番选择花了一些时间。因为几个卡通形象除了发型没什么不同,黄立行就说,我觉得都还不赖。但执意让他选出一个时,他首先排除了4 号,“这个发型太老了,有点像古装片。”最后他选择了1 号,长发披肩、发型中规中矩的女孩。测试结果显示,他是个只注重女生外表,不太注重内在的人。

黄立行说:“这个测试还蛮准的,我虽然自己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但我喜欢外表出色的女生。”同样的,当我们在二选一的快问快答中问他喜欢“大女人”还是“小女人”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女人”——他甚至还用肢体语言表现出了他喜欢的大女人的婀娜曲线,S 型的“大”女人。这种时候,黄立行爱玩爱闹的性格就显露无疑了。

尽管采访和拍摄的全程黄立行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安静沉闷的人,他甚至只喝无糖的冰红茶,吃饭也是低卡路里的食物。这一切都显得有些无趣。但当他拿起作为拍摄道具使用的涂鸦喷雾时,一切都不安分了起来。他可以很轻松地画出一幅涂鸦作品,让人误会他画的是裸女,但他却说那是狮子;下一组拍摄,他在玻璃背面就可以娴熟地涂鸦出面向镜头的“THE MISSING”,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极专业的。毕竟是曾经唱着Hip-Hop 的L.A. Boys,这点街头艺术的本领,还真是小Case。

经过这四个心理测试,我们多少探知了黄立行的内心。他是个聪明的直觉动物,他对在乎的事情很用心,他极具逻辑性却也封闭自己,他说他只看女人的外表,其实这可能只是玩笑而已。

Q :在《绑架者》中,你饰演的杨念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A :他是一个被很多烦乱的事情困扰的人,在一个特别困惑、困难的状态。这个角色特别吸引我的是,我会想象,如果把我置身于这种状况中,能相信谁?只能相信自己吗?还是只相信自己的直觉?会想先知道自己是谁,还是在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追我?寻找记忆的过程,有警察,有坏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角色。

Q :看到预告片中有暴力,飙车,动作,爆破,精神分裂这样的戏份,你觉得杨念和你本身有哪些相似之处?

A: 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逻辑性很强,重要的东西和小细节都能注意的到。我会很注重小细节的雕琢,拍摄之前会想象场景之间的逻辑性,拍摄后也会回味之前的细节是不是完整,需不需要去推敲。杨念跟我个性比较像的一点还有他会把重要的事情先解决,如果有大事情、重要的事情,我不太会被小的事情所影响。解决事情的时候我是不带个人情绪,我总是想,先解决了再说。解决了我们再去想别的事情。

Q :塑造人物的过程中做了哪些准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 :我为此准备了一年多。在精神上,在演技的学习上,我都尝试着让自己像这个角色。我花了很多时间,我认为做得越多越好,不一定我所有学习的东西都会用,但是一定要先准备好才行。研究了很多关于这个人物的知识,比如失忆、幻觉这些和心理学有关的东西,关于杨念这个角色的背景,包括他的行为,遇到某种情形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我的执念是一定要符合平常人的行为逻辑,并不是说让我完全按照戏的规定来演,一定要有逻辑性,能说服我自己,我希望尽量让我饰演的角色在逻辑上和表现上更接近这样一个人物。刚开始收到剧本的时候我觉得我不像这个角色,杨念应该是魁梧的,是给人以威慑力的,但那个时候我是瘦巴巴的。所以为了这个角色我也会去学习,包括健身、练习一些动作戏,也会吃东西。

Q :有网友评价你“长得一般,但很有肉欲”对于自己的外形,你怎么看?

A :我比较觉得是相反的,哈哈哈开玩笑。看到我会有欲望吗?这种人是色狼,不用理这种人。我其实不在乎这些内在或是外在的东西,喜欢我就喜欢我,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也无所谓。

Q :经常健身吗?

A :看是为了什么,为了电影,可以啊。但是我其实从来也不是一个热爱健身的人,我喜欢运动完的感觉,每天精神会比较好,睡觉比较正常,比较不会累,气色好,胃口好,几乎什么都好,可是真正运动的那个过程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虐待自己,我就喜欢在没有工作的日子待在家里。

Q :你在演艺圈属于不会锋芒毕露的演员,不喜欢宣传自己,一直与娱乐圈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日常生活中你是一个有距离感的人吗?

A :你是说对观众吗?对,我不太做那些。可是对朋友我不会有距离感。跟朋友有很多话,跟陌生人就没那么多话,这应该也很正常吧。

Q :工作过程中徐静蕾一直是 leader 的角色,现实生活中她同样独立吗?

A: 工作中因为是自己的作品她会比较在乎,这一点我也是这样,我做唱片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说服我。作为导演她当然有一种责任感,所有东西只有通过导演的认可才可以通过。这种独立在工作中比较突出。

Q :那她在生活中是小女人吗?

A :什么是小女人?是很温柔的女人?其实工作中她也没有很凶或很强,跟你讲东西都是很有逻辑性地解释,如果做错事情会被骂一次,如果懒惰会被骂,我并不觉得她是有很强烈个性的人。

Q :对徐静蕾导演说一句话。

A :我想问老徐:黄立行是不是你见过最好的演员?

最后修改于 星期一, 20 3月 2017 06:25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