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伦:最佳男友的终极目标是最佳男主角

给本项目评分
(5 得票数)
邓伦:最佳男友的终极目标是最佳男主角

邓伦,新一代的荧幕最佳男友。每一个新演员横空出世的背后都有一部万人空巷的作品,邓伦的这一部是《欢乐颂2》。观众们爱上了这个单眼皮又带点忧郁气质的花美男,沉溺于谢童与关雎尔甜蜜而温暖的恋爱感觉,爱上谢童的观众们也爱上了邓伦,因戏生情从来都是女观众的特权。2017 年是邓伦在事业上高歌猛进的一年。年初《因为遇见你》热播,邓伦的星光锋芒初现;紧随其后,《欢乐颂2》和《白鹿原》同时上线,双面邓伦,可忧郁可热血,让两边追剧的观众感慨:这个男孩可真不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他演起戏来可攻可守,是个好演员;正在热播的《楚乔传》中,邓伦饰演深情的唐国太子萧策,又是一个讨喜的角色,让一个令人心生喜欢的演员来演。

 

回顾邓伦的演艺之路,不可谓之扶摇直上,但也可以说是一片坦途。很多人猜测,邓伦大概是演艺圈的星二代。关于邓伦的种种,只有和他推心置腹地聊一聊,才能知道我们有没有猜错。

 

校草人生 被暗恋着长大

 

邓伦这个男孩是要走红的,他的外形就决定了这一点。看戏里的邓伦,有人说,他神似哪个韩国男星,他的侧脸又像极了哪个当红偶像,但近身看到他本人时,这一切的相像就都不成立了。邓伦的好看,比戏里的,照片里的,更让人喜欢。

 

他素颜,白净,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晨起刚洗的头发,发色是深棕;白T 恤,随意的短裤,白球鞋;他微微低头,含笑,打招呼。和这样的邓伦聊天,他还会看着你的眼睛,让

人看了害羞。邓伦与我们分享的故事从他的童年开始,没有丑小鸭变天鹅的童话,他的人生从娃娃开始就“开挂”了。

 

邓伦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军人。因为父母工作忙,邓伦从小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邓伦的姥爷是大学教授,他成长在非常正统的教育环境中。从小,邓伦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好好学习,要积极参加学校的活动,要做老师的好学生。

 

仔细回想,我们上学时,班上一定会有这样一个孩子,因为他长相可爱招人喜欢,又很听话懂事,所以只要有表演的机会时老师就一定要他站在中间。邓伦就是这样,小时候参加舞蹈队,小邓伦穿上陕北的民族服装,脑门儿上点个红点,在舞台中央跳起了腰鼓舞。上了小学、中学,邓伦又成了每周升旗仪式上那个站在中间的举旗少年。

 

这样品学兼优又长相帅气的男孩,我们称之为“校草”。和青春有关的事,一定包括暗恋。少年邓伦就是被很多学妹暗恋的那一个,这是他的一个学妹透露的秘密。微风的午后,邓伦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打篮球,这时候场边一定会站着一些女孩,大胆一些的会高声呐喊,羞涩一些的则会窃窃私语。这仿佛是一部青春片,邓伦就是男主角。邓伦说,现在想想,还挺享受当时那个感觉的,“觉得真的就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像偶像剧一样。”

 

邓伦说,他的童年和青春经历得特别完整,好学生、尖子生做过,坏学生、调皮捣蛋的事也做过,有苦有甜。从小品学兼优的邓伦最终走上了演艺之路,除了因为他颜值高,素质好,这背后还有一丝丝的无奈。邓伦并不是因为喜欢表演才去报考戏剧院校的,高考前,他的学习成绩不如前几年优异,如果单凭文化课很有可能上不了一所全国顶尖的大学,于是他选择了艺考之路。

 

面对这段艺考的经历,邓伦特别坦诚。家里没有任何人从事这一行业,小时候的邓伦根本不知道表演是什么,但为了自己的前途,也为了给对他寄予厚望的家人一个交代,他选择迎难而上,开始拜师学艺,为了艺考冲刺。没有人逼着他去做这个选择,这一切都是邓伦自己的决定。“那时候我的斗志还挺强的,因为没办法,我曾经是一个好学生,那时候最大的心理包袱是我如果考不上一个好大学跟家里没法交代。”18岁的男孩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可见邓伦是个情商高的男孩。

 

那时候,邓伦的同学在河北省话剧院上表演课,介绍了一位老师给他,这位老师就成了邓伦表演道路上的启蒙老师。邓伦还记得他的启蒙老师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老师跟我说,孩子,你一定要留下来跟我学,你一定要参加艺考,你一定能考上。”老师说这话时,距离当年的艺考还有三个月,但邓伦已下定决心,学表演!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邓伦就在一个小教室里跟老师上课,他不知道外边同样学表演的学生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艺考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北京、上海的这些戏剧类高等学府是什么样的。这一切对他来说遥不可及,到底能不能考上,到底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18岁的邓伦告诉自己,不试过又怎会知道?

 

没有参加过艺考的人绝对不知道这其中的艰辛。虽然邓伦最后成功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但谈起那年的艺考,他还是有不小的遗憾,因为他最终没有考取北京那两所最好的戏剧院校,没能在离家近的北京上学。

 

但命运对邓伦还是关照的,努力实现梦想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刚上了大学,邓伦一直谨记着一条信念:“要好好学习,不辜负家人期望。”邓伦说,他觉得自己高中的时候没好好学,自己在高中的形象已经是一个坏孩子了,好不容易进到一个新环境,可以重新开始了,他就一定要做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刚上大学的时候我真的是玩命学习啊,我大一所有文化课都没有挂科,那时候每天五点半出晨功,我一定是头两个到的。”

 

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专业课扎实了,有剧组选演员时便会一击即中。大二时,邓伦被选中出演了琼瑶的戏《花非花雾非雾》,靠得就是实力而非运气,更不是什么内幕。邓伦为了这部戏前后试了几十次戏,但他觉得这一切对他这个演艺圈“小白”来说都是积极的磨练,他甘之如饴。

 

这之后邓伦片约不断,而且戏份越来越重,和他演对手戏的演员也越来越牛。这个青年的演艺之路算是正式起航,成名成星对他来说都不太远了。

 

《白鹿原》 和戏骨飚戏才懂得什么是演戏

 

邓伦的经纪人告诉我们,《白鹿原》是邓伦很看重的一部戏,在这部戏里他得到了太多太多,《白鹿原》成了邓伦演技“量变到质变”的一个关键点,过了这个坎儿,他的演艺之路就豁然开朗了。

 

拍摄《白鹿原》,张嘉译是邓伦的伯乐。关注《白鹿原》的人都知道张嘉译对这部戏有多么重视,从筹备到开拍,他一直都是一丝不苟。前期挑演员的时候,张嘉译突然看到邓伦之前试戏的一个视频,就决定见见他。后来张嘉译和导演刘进又让邓伦试了十多次戏,但觉得他还是欠点火候。剧情中,鹿兆海从军后,他的野性和男人味一下就爆发了,当时张嘉译觉得邓伦在这方面还稍微欠一点,但他觉得邓伦身上还有潜力可以挖掘,于是选定他出演这个角色,让他进组先适应适应。

 

邓伦说,他十分感谢导演和张嘉译老师能给他这个机会,也特别感恩他们在拍摄过程中对他用的“激将法”,让他突然就把握住了鹿兆海身上的“那股劲儿”,把他的那股男人劲给激出来。“拍战争场面的戏要营造出枪林弹雨的感觉,导演和张嘉译老师就让我在有炸点的地方感受那种氛围,一定要求我自己上阵。”从没拍过战争戏的邓伦吓傻了,“那个炸弹就离我这么近,上面埋着无数的砖,力量真的很大。”第一次开拍,炸点的炸弹一炸邓伦就蒙了,“当时啥都听不见了,觉得周围在转,眼前也是黑的,当时觉得很害怕。”这之后导演并没有心疼这位年轻的演员,他安排工作人员持续“轰炸”,哪怕浪费几个小时重新再买炸弹,然后再埋,再炸,也要让邓伦适应这个环境。慢慢地,邓伦不怕了,他好像真的上了战场,那种热血,那种狠劲,被一点一点激出来了。“到后来我竟然觉得还没拍够,越演越找到鹿兆海这个人物的感觉。”

 

在片场,张嘉译管邓伦叫“伦伦”,这亲昵感更像是一种父子关系。而他们俩关于剧本的这段对话,也像是父与子之间的“论剑”。

 

张嘉译:“伦伦,看剧本了吗,你给自己加了多少场戏?”

邓伦:“加戏?我没没没给自己加戏。”(谁敢给自己加戏?)

张嘉译:“伦伦,那你给自己删了多少戏?”

邓伦说:“一场也没删。”(本来戏不多我还删戏?)

张嘉译:“如果是这样,那你就相当于没有看剧本。”

 

邓伦现在已经理解了张嘉译老师这番话其中的深意。“张老师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想要让我们对剧本有想法,因为在剧本的每场戏衔接中间会有无数场戏,这种暗藏着的无数场戏,你能不能想象出来,想出来呢就写出来,合理的就给你拍出来。后来我知道了,我们就开始给自己加戏,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是真读懂了剧本,真成为了这个角色本身。”

 

张嘉译句句箴言,剧组里天天出彩。拍完《白鹿原》,邓伦觉得他整个人都“升华”了。在这种专业氛围的熏陶下,他对表演的理解,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理解都更上了一个层次。“现在回想起来,如此庞大,如此专业,能朝夕相处八个多月的一个组,可能这辈子真的就这么一次了。”

 

《欢乐颂2》 拥有和谢童一样的感情观

 

鹿兆海这个角色让邓伦的演技升华,谢童这个角色让邓伦的魅力提升。据说,很多妈妈看完谢童和关雎尔谈恋爱后都对自己的女儿说:“希望你以后找一个谢童这样好的男朋友。”看来导演选中邓伦来演这个角色是选对了。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欢乐颂2》选角时的一个小误会,差点让邓伦错失了这个角色。

 

当时导演找到邓伦,问他:“摇滚你喜欢吗?”邓伦平时喜欢唱歌,但却不Rock,所以导演问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重金属?甩头?摔吉他?那种范儿,我可真不行。”邓伦当时的心理活动是:你们这么大公司,这么好的导演,找演员找错了?于是他马上问导演:“我的哪种气质让您觉得我特摇滚?”导演笑了,解释了他们设定的谢童这个人物的特质:他是文艺范儿的摇滚青年,轻摇滚,混合流行元素,是个偶像。导演之所以觉得邓伦特别适合这个角色,是因为他从邓伦身上能看到那种比较苦涩、比较阴郁的东西。把这个人物的内核剖析清楚后,邓伦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他们都是内心丰富,情感充沛的人,那就合二为一吧!

 

在对待女朋友方面,谢童的感性也是显而易见的。邓伦是这样理解这个角色的:“谢童不能说是叛逆,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他按自己的想法去想事情。他就是爱关雎儿,除了爱她,其它任何理由和阻碍都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在邓伦看来,谢童虽然内心世界复杂,但在情感表达上却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在面对世界的时候坚持自我,但他很尊重关雎儿的想法。“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是,我就要和你在一起,你们家里需要什么,我努力去奋斗,但是谁都不能把我和你分开。”可是谢童和关雎尔的爱情又面临很多现实的问题,“所以谢童其实很苦,他也无能为力。”谈到对角色的理解,邓伦侃侃而谈,这其中他所做的大量功课自然不言而喻。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邓伦听了大量的经典摇滚乐。他坦言,刚开始接这个角色的时候他压力很大,“主要就是摇滚给我弄蒙了,因为我觉得玩摇滚的都挺让你琢磨不透他的。”后来邓伦换了个思路理解摇滚这件事:“我不去规定摇滚到底什么样,它就是乐队唱出来的歌,唱出来的歌是什么样的,摇滚就是什么样。”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邓伦被问到过很多次“22楼五美”中他最喜欢谁,他的答案一直就是剧中的爱人关雎尔。“我觉得关关最大的魅力其实是内在美,她表现得很克制,第一季开始看,大家觉得她是乖乖女,傻傻的呆呆的,那其实不是。关雎儿从第二季开始有了成长,她内心的释放和抒发其实表达出了她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原来她是如此有鲜明个性的女孩。其实是很有魅力的。”

 

问邓伦觉得自己在现实中更像电视剧中五个男友里的谁,邓伦说:“你别说,还真是谢童!”小包总和赵医生都是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不太贴近邓伦这个演艺圈小生的形象。邓伦说,更年轻更青春的谢童有他自己的影子,他的感情观也和谢童很像,比如有爱就说出来,“在我来看就是任何事情,阻碍不了我和我爱的人相爱。”

 

Q&A

 

Q:萧策这个角色是怎样的?他的痴情和谢童的痴情有何不同?

A:我演的那个角色在小说里叫李策,在戏里叫萧策,他是别国的太子。虽然是正面角色,但他的表象很像坏人。萧策表面很风流倜傥,但其实深藏不露,心里什么都知道,他来楚乔他们这个国家,其实是有目的性的,但没想到一来就爱上楚乔。当他爱上楚乔的时候,他发现楚乔爱着别的男人。但萧策跟谢童不一样,他是属于那种我爱你,但你爱着别人,我希望你开心,就成全你的这种。而谢童是我爱你,我就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Q:所以你还是更像谢童,不是像这种默默守护的。

A:对,我更像谢童一点。

 

Q:和赵丽颖合作感受如何?

A:《楚乔传》中我大部分的对手戏都是跟丽颖,合作还挺好的,因为跟丽颖早就认识了,所以大家在一起合作还挺有默契的。

 

Q:感觉你的戏路很宽,什么角色都会尝试,是想让自己多历练吗?

A:对,我觉得这就是演员的技能吧,就是演员存在的一个作用。举个例子来讲,比如说谢童这个角色,如果我拍一百部戏全是这样的角色,那么我作为演员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演员是什么,演员就是要给大家呈现他饰演的角色,演的是角色而不是演我邓伦。我不能在每部戏里都让大家觉得,哦,这就是邓伦,我要让大家看到我演的那个角色的魅力。

 

Q:现在很多演员被人记住,可能是因为某一个角色,你觉得现在大家有因为某一个角色来识别你吗?

A:我现在还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能被这样认出来也是一种小小的成就吧,但我会注意,别把自己固定得太死,只局限于某一种角色,某一个角色。要不观众会跳脱不出来,演员自己也会被困住。以我演的谢童为例,如果大家今后无数年,只要看到邓伦就觉得是谢童,对我也是一个束缚,对观众的视觉跟审美也是束缚。我想要让大家把我和角色分开,我就是邓伦,我演的角色就是角色。

 

Q:你一直不断在接戏,为什么让自己如此忙碌?

A:做演员嘛,演戏就是我的工作。累是一定的,但我觉得可能因为我太喜欢演戏了,所以如果好长时间不拍戏我就心里痒痒。如果碰到一个戏又是自己喜欢的角色,特别想诠释出自己的理解,那么再辛苦再累也得拍,忙点也高兴。

 

Q:你觉得你开始走红的那个点是什么?

A:我为什么觉得我现在还没走红呢?哈哈,说实话,我对走不走红没有感觉,我也不太在意这个东西。如果有更好的机会,我会去争取,有更好的戏,自己喜欢的角色,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目标。其实我自己有时候也会想,到现在我拍了五年戏了,觉得自己还挺稳稳当当的,一步一步地这么拍过来了,那结果到底怎么样,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反正我能做的就是拍好每部戏。

 

Q:平时喜欢唱歌吗?

A:喜欢唱歌,一直都喜欢唱歌。

 

Q:KTV最拿手的歌是什么呀?

A:最拿手的?觉得唱的都还行。

 

Q:哪个歌手的歌唱得比较多?

A:唱的都比较多,最多的还是周杰伦的歌。

 

Q:你对自己的职业定位是什么?

A:我觉得我就是演员,没有更多的标签,就是演员。因为我的职业就是演员。《欢乐颂2》里我唱歌了,《跨界歌王》我也唱了,但我还是个演员。我不是说我不会唱歌,我觉得对自己的职业专一很重要,不管再怎么多元发展,最根本的就是把戏演好。

 

Q:你平时对自己的形象很关心吗?

A:真不是太关心,我头发就是喜欢自然风干,今天早上出门连吹都没吹。

 

Q:平时出门也很随意?

A:对,素颜,随意,简单舒服就行。

 

Q:很多明星在机场都会打扮下自己,因为有粉丝在会拍照,你会在去机场的时候特意装扮一下自己吗?

A:大部分情况下我不会。其实我觉得我也挺对不起她们的,每次都去接我,我都是戴口罩帽子过来,然后啥也看不见。因为我觉得工作的时候,你比如说现在化妆,这种拍照,你必须要好看。好不容易有时间能回归生活的时候,还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Q: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女孩?

A: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定的标准,我觉得感觉最重要,甭管这女孩什么样,我觉得感觉对了,聊得来就对了。

 

Q:对自己未来的家庭有没有什么规划?

A:我觉得我随时都可以组建家庭,只要我能碰见那个对的人,碰见那个可以组建家庭的这么一个人,我随时都可以尘埃落定。因为我其实是一个特别喜欢家庭,特别顾家的人,所以自己有很多的畅想和梦想,只要碰见一个对的人,那就顺其自然。

 

Q:你也是一个很有规划的人?

A:其实对于生活我真的还挺有规划的,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规划了就能实现的。比如说买房买车这种事情就很简单了,只要你挣钱攒钱就好,但是比如说组建一个家庭,这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买东西这是我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但组建家庭得需要更多的考虑,这是需要两个人甚至是两个家庭才能决定的。所以有些东西你就是有计划,也不一定能实现,所以规划要有,但不要太在意结果。

最后修改于 星期三, 28 6月 2017 12:15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