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炎亚纶,还是偶像的模样

给本项目评分
(75 得票数)
真实的炎亚纶,还是偶像的模样

时光荏苒,炎亚纶却还是偶像的模样。他的眉眼依旧那么有少年感,只是少了分稚气,更精致而成熟。他说话直率又不失逻辑,如果不与他交谈,一定会给你还是当年那个乖乖的、腼腆地笑着的大男孩的错觉。从《终极一班》的丁小雨、《霹雳MIT》的詹士德到《一路繁花相送》的林乐清,炎亚纶越来越靠近他心中对“偶像”的定义。

 

执著?痴情? 是角色,也是自己

 

这次炎亚纶是以演员的身份与我们对话。在过去的作品中,他不止一次当过“霸道总裁”、“深情公子”,坐拥所有女生的青睐,在大结局时和女主角终成眷属。而新剧《一路繁花相送》,炎亚纶选择了摆脱这种“套路”,从享受尖叫,到为别人尖叫,做默默守候自己喜欢的人十年的林乐清。

 

问褪去主角光环是否有落差感?记者话音还未落,他就显露出对“光环”两个字的疑惑。“有光环吗?戏剧就是这样,每个角色都有功用,包括导演、编剧还有很多看不到的人,所以我一直不觉得一部戏可以光靠男女主角就成了。谁要看两个人整部戏一直打情骂俏?一定是有旁边的绿叶或者其他功能角色让整个故事更丰富,你才会更喜欢男女主角。”他从未以男主角为自己的接戏标准,反派、坏人、黑帮老大……只要是可以发挥的角色,哪怕是客串也愿意。《一路繁花相送》是炎亚纶第一部内地电视剧,但他却并不刻意强调这点,对他来说,重要的是每次都要带新鲜感和好奇心去面对每一部作品,无论是戏剧还是音乐,“只有好奇心能激发你很多创意和想法。拍戏本来就是一门艺术,所以每一部戏我都是用这样的状态去面对的。” 要说真的有哪方面不适应,他笑称是改不掉的“台湾腔”,毕竟自己并不是长年生活在北京,难免会被听出来,“总之我尽力了”。

 

与导演刘淼淼的合作让他很兴奋。刘淼淼曾凭借《雍正王朝》获得过金鹰奖最佳剪辑,之后又因《人间正道是沧桑》拿过最佳导演奖,因此他的镜头充满了艺术感。让炎亚纶印象很深的一场戏是女主角江疏影和戏里的舅舅在海边的小屋里跳舞:灯光洒下来,摄影师扛着机器跟着他们的律动,那种节奏和韵律哪怕只透过屏幕也感受得到。“我觉得韩国的mv 导演就不会那么厉害,因为这部戏每个摄影师都会跳他们的舞,所以知道哪个点有重拍,哪个点需要带整个景,我觉得这才是创作,真的太美了。”言谈中,他无不透露出对创意、创作的在乎。

 

每个角色都多多少少有饰演者本身的映射,炎亚纶不讳言,曾经自己对感情的付出也不亚于戏中那个只要对方开心,自己就会跟着幸福的林乐清。“听着很傻但我觉得很了不起,因为爱这件事情有阶级之分吧,高级的爱就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

 

炎亚纶用好友林宥嘉的《浪费》作比喻,歌中唱到“即使要我跟你再耗个十年,无所谓”,亦是他的真实写照,他也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直到分手后还愿意等待对方,“因为放不开,搁不下,时间也显得很无助,没有冲淡它反而刻印得更深的感觉”。

 

如果说林乐清是炎亚纶感情态度的表达,那么《亲·爱的味道》中的林暄则更接近他的生活态度。林暄反抗衣食无缺的家境,反抗父亲对自己人生的干涉,他怀念父亲在大排档时对做菜纯粹的情感,跟客人之间纯粹的笑容,双方互相感谢和珍惜。但当大排档蒸蒸日上,变成大企业的时候,那种感觉就不见了,环境的力量无疑是可怕的。“这个时代‘真诚’这两个字很难了,好像全世界的真诚都被挖光了,难得看到一块土壤里还有真诚这样的元素。”炎亚纶钦佩林暄敢对自己生活大胆否定,而他同样也处在一边否定自己、一边找自己的过程中。“我的习惯就是否定大家觉得我成功的事情,因为好像有些成功是自己觉得不理想的,或者是并不值得,我何德何能能够享受这些。”面对掌声,炎亚纶怕自己骄傲,也怕被名利冲昏了头,他努力让自己头脑保持清醒。

 

摘下面具 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我

 

炎亚纶最近在看《老子》,还没读完,“要去一篇篇慢慢体会才行,否则只是船过水无痕。”他说这本书很适合现在的社会:大家都太在意表面的事情,而忘记了在这个地球上人的存在是多么短暂,要做的其实是让自己活得有意义。

 

“你现在还记得以前的百万富翁吗?这些人不管以前坐拥多少财产,最后顶多只有两米的地方吧,就是一块墓地。真正被记起来的是为自己梦想奋斗的人,是有一件事他愿意为之燃烧生命的人。”很难想象这是从一直被与“青春”挂钩的炎亚纶嘴里说出来的话,有种超出他年龄的思考,但也因此不难理解,这几年他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了。

 

十七岁因发布在网上的一张照片被星探发掘进入演艺圈,二十岁主演风靡一时的科幻偶像剧《终极一班》,人们记住了剧中那个少言寡语、神秘帅气却战斗力爆表的丁小雨。不久,炎亚纶便作为飞轮海成员进一步走入大众视线。四个人中他给人的感觉绝对不是最活泼的那一个,仍旧是“安静美男子”的人设。后来他与鬼鬼吴映洁合作《霹雳MIT》,好评不断,又陆续发行了个人专辑,举行音乐会,他翻唱莫文蔚的《忽然之间》独有自己的一番味道。

 

磨练与成长也许真的会带给一个人底气,独立发展后,不管作为演员还是歌手,炎亚纶开始在微博、Facebook 上发声,尤其是针对一些社会议题,呼吁环保,倡导婚姻平权,甚至就台剧的发展和三立电视台站到了对立面,告诫大家别被网络和电视传递的错误价值观影响。很多人惊讶于他的耿直和坦白,而他觉得这才是摘下面具真正的自己,也正是自己的独特之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蛮胆小的,如果不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何必要隐藏自己?当然我说的并不是讲话伤人、刺耳,而是在生活中比如我对影视圈有看法,明明看到马上可以改进的问题,大家却都默不作声,不愿意成为领头羊,为什么呢?我不懂。”

 

习惯戴着面具的世界让他感到不适,只在乎外表的世代让他有点恼怒,谈到这里他甚至也想反问读者、观众,以真面目示人是否有错?当然,选择这样的方式就必定会受到诟病。面对这些评论,炎亚纶则显得很淡然,相信一定会有能理解的人,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哪怕让人因为这些话语能在人生道路上找到一盏微弱的灯火,他就很欣慰了。娱乐圈的影响已经扩散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作为圈中人,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去传导这样的正能量,哪怕只做其中一点很微弱的制衡力量,“现在不管在哪个工作岗位上人们都能接收到来自娱乐圈的消息,所以不要把自己定义成娱乐圈、企业圈或是任何一个圈子的人,每个人都有责任,如果没有人意识到这点,那将来的网络时代将会是个很肤浅的时代。”至始至终,炎亚纶都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用他的话说,只是以前的环境之下,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整阐述自己的想法而已。

 

“这几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因为这就是真实的我。”炎亚纶说。

 

跌倒也请往前 当偶像很严肃

 

偶像是科比这件事炎亚纶曾经在不同场合无数次地提过,也讲过很多次有关凌晨四点的洛杉矶的故事。对炎亚纶来说,偶像科比是灯塔一样的存在,而对于他的粉丝来说,他亦是迷惘时的指路明灯。采访前几天炎亚纶去录制了某档网络综艺节目,那期的主题是“追星”,现场请到了炎亚纶的粉丝。其中一名追了他十一年,最后考上了清华大学新闻系,另一名粉丝追了他九年,上学时每每彷徨,就会听炎亚纶的歌,感觉像是他陪在身边一样。

 

“这就是我要做的——陪伴,而不是消耗他们的青春、时间和金钱。”他跟粉丝约定,不能送吃的,更不能送贵重的礼物,“说白了我已经是很衣食无缺的人,欲望也没有这么大,其实只要他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欣慰。在需要我的力量或者是想到我说的话的时候,可以帮助你在最迷惘的时候不要跌倒,或者是跌倒也要往前,而我在心中扶了你一把,就很满足了。”粉丝了解他的习惯,因此经常送一些手作和纸星星,他直言自己家里已经快成银河系了。

 

炎亚纶在意每一个支持者的想法,读粉丝的信对他来说是个大难题,收到后都会犹豫到底要不要打开,“一方面是因为时间久了,有点期待他们了解我,奢求他们照着我的方式生活,而不要围绕着我。但有时候没那么容易,毕竟是粉丝”。几乎每个粉丝都会对偶像有所奢求,希望他去拍什么样的戏,穿什么样的衣服,上什么样的节目,甚至判断怎样的工作人员才适合自己的偶像、何时该结婚生子……这些都是让炎亚纶匪夷所思的,“做艺人本来就不容易,娱乐圈是个人帮人的行业,要遇到好的伙伴、懂你的经纪人、公司要跟你同步思考——这些本来就是很难的事情。不可能每个人都遇到能跟你同步连线、像《黑客帝国》那样连接上就全部都能懂。有时候粉丝会很心急的希望我去做什么,所以我就再也不开这些人的信了”。他说自己的缺点就是记性太好,谁“抱怨”过都记得。

 

“说白了是‘记仇’吧?”我调侃。

“不不不,不要误解我们天蝎座,是记得在意的事情,如果我不在意,连记都懒得记。”

 

今年四月,炎亚纶在微博上为应届毕业生写了一篇长文,以过来人的身份鼓励学生们考试不是一切,成绩也不能决定一个人的高低,只有用心做人,努力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才是真正的王道。文字真诚而有力。回忆起自己的毕业时光,他说只有在小学的毕业典礼有哭过,因为舍不得朝夕相处了六年的老师们,上中学后面对离开校园的伤感反而变得冷静了。

 

“我觉得很多学生跟我一样都是迷惘、彷徨的,所以我才可以感同身受地写出这些鼓励的话,而不是一些冠冕堂皇的语言。要站在他们的角度去让他们理解,才有受用的可能。”学生时代的炎亚纶就已经很独立也很理性,面对挫折或者无助,他多半是靠自己的力量撑过来的,而不太依赖父母和朋友,尽管也会有在意他的老师给予关心,但他仍会告诉自己不要放弃自我生长。“父母和老师不可能24 小时一直帮着你,青少年时期本来就爱胡思乱想,因为荷尔蒙作祟,所以你会更彷徨,更压抑自己。”直到现在他也还会去回想那时候对未来感到迷茫的感觉,“站在那种角度去思考才不会和粉丝脱钩,否则偶像也不用做了。”

 

的确,在炎亚纶的粉丝群体中,在校学生占了很大一部分,他们花大把的时间和金钱

追星,偶像的一句话的功用有时候甚至超越了父母与老师,他们会模仿他的一举一动、生

活态度,这让炎亚纶觉得,当偶像其实很严肃,而不仅是看看剧、听听歌那么简单。“即使你的偶像没有大红大紫,像贾斯汀比伯那样,但还是可以尽自己的力量影响可以影响到的

人。他们在困难的时候可以有一盏灯——即便是很微弱的烛火、一道光可以依赖,也能在

迷惘的时候不至于走失方向。”他顿了顿,补充道,“我觉得这才是偶像吧。”

 

Q&A

 

Q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接下《一路繁花相送》这部戏?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A :也没有特地设定什么时间,我这个人做事情就是很凭感觉,照着自己的节奏,很多人都会在旁边说这时候你应该做什么做什么,我很不以为意,正是因为在这个行业,才要在自己有感觉的时候去做事情。就像作画一样,没有灵感画出来的东西就是没有灵魂的,插花也是。一样的道理,只有有灵感的时候才会去开心地做这件事。

 

Q :《 一路繁花相送》中你饰演的林乐清是怎样的人?

A :林乐清这个角色苦苦守候一个人将近十年时间。他是我第一次在拍戏中遇到这么痴情的男生,只要喜欢的人和她爱的人可以幸福,即便是把他的情敌找回她身边,让他们两个有机会旧情复燃,他都愿意这样做,因为他知道这个女生就是为了这个男生而活的。

Q :听起来好不现实。

A :很不现实吗?就像我说的我曾经也这样过,生活中绝对有这样的人,否则不会有杜撰出来的角色。

 

Q :跟江疏影、钟汉良有什么有趣的互动吗?

A :我跟疏影只要遇到淼淼导演就很开心,感觉就像在画画一样,只要在那个框架和结构里就能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很多人觉得结构这两个字可能是束缚,会很老套,我觉得不对,因为每个人创作的作品当中一定要有个结构,要在这个结构上发挥创意,而不是乱洒乱挥。所以当我们遇到这个导演的时候真的就可以很安心地挥洒,因为导演会帮着顾结构,你只要洒出喜欢的颜色就可以了。

钟汉良是因为我从小听他的歌,真的,然后我们在韩国的亚洲电视节也碰到,当时只是一面之缘,没想到就合作了。他也很重视作品,不纵容一些随意的行为,盯剧本也很用心,即便他现在那么好,也愿意在这些小细节上多做努力。

 

Q :感觉你好像主演的多是都市,现代剧,有没有考虑过尝试别的题材?最想挑战的角色类型是什么?

A :其实我是很开放的。像你说的我演了很多都会的爱情,有钱人,大多都是别人觉得我适合吧。当然要从我驾轻就熟的角色开始,一方面可以学习,一方面压力也不用这么大。我也不担心,因为内地现在剧种很多,内容也很多样,没有那么多演员,但有那么多戏,所以不担心接不到不同类型的角色,绝对有入口。我其实比较想演反派,因为太多正面的形象了,但人不可能都是正面的,即使是历史塑造的很正面的人物,也有阴暗的一面,只是历史把它藏起来了。人之所以特别就是因为他每天让自己的正能量活在自己的恶魔之上,但有时候这些恶魔、心魔反而是可以让你更正面的力量。

 

Q :面对负面情绪怎么调节?

A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有时候也蛮惊讶自己还活得好好的。因为每个人都是一棵树,当这棵树遇到不好的环境的时候可能会枯萎,自我放弃生长,但是我并没有,虽然中间可能掉了很多树叶,掉了很多枝,但还是努力的往上长,没有走到邪门歪道去。我很庆幸我没有这样,但很多小孩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毒品、赌博,或者拉你去做特种行业,那一去就是回不了头了。

 

Q :你好像很关注一些社会性的话题?

A :我们就活在社会里,你可以告诉自己不要管,那其实就是在逃避,因为这些事情可能都会回到你身上,身边的家人、朋友也可能经历,哪怕是瞠目结舌的事情。

 

Q :文字一直是你表达或者发泄的渠道吗?

A :一向都是,其实中文已经是很幸运的一种文字了,它可以一个字有很多的意义,因此也更能够表达人复杂的情绪,但说实话也还是没办法完整地表达人的思维,所以尽可能吧。有时候要靠一些辅助,一些手势,一些歌曲,才能够完整地去描述一个人。

 

Q :什么时候开始健身的?平时健身的方式和频率怎么样?

A:2014 年。积极的时候一周四五天,放松的时候两周两三天这样,什么都吃。因为压抑太久了,大概有两三年时间没有随心所欲的吃了,吃完会有极重的罪恶感伴随着我入睡,太可怕了。

Q :健身改变了你什么?

A :以前做事情三分钟热度,但是健身这件事情我坚持到现在,没有真正的中断过。另外还有对自己更负责吧,以前从来没有为一件事早起过,但健身之后我不但早起还觉得早起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有时候八九点起来就会发现一整天有用不完的时间。做完一件事情发现还是白天,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放空也好,去逛逛也好。

 

Q :有变得更加自信吗?

A :一定有啊,所以奉劝大家想减肥的话不要再纸上谈兵,嘴巴说说,要迈开腿。

 

Q :外表对于一个明星来说重要吗?在这方面你似乎是占优势的。

A :所以我才能这样讲,哈哈。其实这是一个问号,一个人能够维持外在的整洁和礼貌就好了,不用一定要变成大家认为的标准的帅气和美丽,不是那样才叫好看。每个人的好看你要学会去欣赏。

 

Q :你独特的地方是什么?

A :我觉得就是我一直以真面目示人。这个世界上有蛮多人蛮胆小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如果不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何必要隐藏自己。

 

Q :很多人把你当作他们的偶像,你怎么理解偶像这个词?

A :偶像其实是有很大的责任的,大家可能会觉得没有那么严肃,娱乐圈而已,但是很多人在模仿他们偶像的行为、生活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那么严厉的看待一些对社会有不良影响的话题——偶像确确实实会影响他们的粉丝。我觉得要当一个值得纪念的、令人存在心中的偶像。

 

Q :现在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吗?会一起去旅行吗?

A :有啊,之前在美国那段时间我妈隔天自己订了机票突然就飞来了。

 

Q :你理想的女孩是什么样的?

A :我希望她是有自己生活的人,我其实很不喜欢有人跟我说几岁一定要嫁人,或者是一定要嫁一个什么样的人。每个人的魅力都来源于自己努力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会散发出美丽。这才是真的吸引人的地方,而不是你有多美,腿有多细,胸部有多大,这都不是。即便到最后结婚了,女孩子也不能放下一切,如果你觉得孩子对自己负担太重,那就少生一个吧。养孩子爸爸也有责任,双方都有责任,所以不要把养孩子当成你的全职,否则会马上失去老公对你的兴致跟兴趣,真的太多例子了。我身边就有朋友结婚不出一年就离婚了,其实可以预见的,冷静的看就知道不行,因为出发点就不对。

遇到一个想结婚的人要想好,一辈子就他了。这个人可以包容你的一切吗?包容你的小缺点,甚至把这些缺点当成有趣、可爱,可以被调侃的地方,可以互相揭伤疤吗?生活习惯不一样,挤牙膏从不同的地方挤,吃饭的时候嚼得很大声……种种,太多了。结婚真的不能是爸爸妈妈叫你结或者是25 岁就一定要结,而且现在离婚率那么高,我讲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Q :对感情或者家庭生活有期待吗?

A :还是会有一些幻想和理想的状态,但不会是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因为情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不是强求得来的。而且难道我要随便找一个人吗?有人要这么随便可以,但我绝对不要辜负别人的一生或者是浪费我的时间。这是很严重的事情,所以观念要改,广大的女性同胞,千万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

最后修改于 星期三, 12 7月 2017 04:27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