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山:那些角色成就了今天的我

张一山:那些角色成就了今天的我

在这部根据冯唐小说《北京,北京》改编的网剧中,他遇到了两个性格截然不同却一样爱他的女孩。面对两个女孩的追求,秋水虽然选择了自己认为应该喜欢的赵英男,心里却一直住着小红;在秋水与赵英男交往的七年里,小红也还是一直守在秋水身边。即将毕业之时,痴迷文学的秋水被赵英男批评不务正业,两人渐行渐远;但小红理解秋水,欣赏他的文学才华,是秋水的心灵伴侣……

 

无论是爱情观还是生活作风,1992年出生的张一山都颇有“老干部”风范——不打游戏,看纸质书,没事儿时候写写字,有着超越年龄,看穿世事后的平静和沉稳。虽然只有 25 岁,他却已经翻越了两次人生高峰——13 年前在电视剧《家有儿女》中扮演刘星,一个有点儿坏劲儿,又很可爱的孩子,成为备受喜爱的“国民儿子”,张一山以童星的身份步入观众视野;一年之前,在人们依然记得他是刘星的时候,一部网剧让张一山成功实现身份转换——他在《余罪》中饰演男一号贱人余,一位痞里痞气的卧底警察,

舌毒嘴贱、爱耍阴招,既有怯懦和退缩,也有暴躁、愤俗时的张狂、邪气,将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演技炸裂,一路飙升成暖痞界“国民老公”。

 

从刘星到余罪,十二年之后张一山成功摘掉了童星的标签,最为难得的是,摘掉童星帽子的他也不是“鲜肉”,而是一位年轻的实力派演员。

 

《余罪》的导演张睿曾在采访中表示:“除了张一山,我想不到有别人能完成这个角色,他最厉害的就是能够很快进入到余罪中去,以那个角色的风格和我们交流,在生活中,你越来越会觉得他就是那个人。”在采访中,张一山不止一次表达了对刘星和余罪两个角色的感谢:“我从没觉得自己多会演戏,只是一直以来我的运气都比较好,之前遇到刘星这个角色,让所有人认识了我,后来又遇到余罪这么好的角色,让大家重新知道我还在演戏,是这两个角色成就了我。”

 

如果没有刘星:就没有今天的张一山

 

2016 年年底,百事公司推出微电影《17 把乐带回家》,在这部微电影中,刘星成了警察,小雪成了商业精英,小雨一如既往游手好闲,影片一上线,立即占据微博热搜榜。《家有儿女》的原班人马得以再次重聚,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忆,时隔 12 年,关于

这部剧的任何风吹草动依然能迅速引起大家的关注,足以说明它当年的火热程度,而张一山也一直是大家心中那位无可取代的刘星。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早在参演《家有儿女》之前,张一山就曾在《小兵张嘎》里面出演佟乐乐一角,虽然戏份不多,但这却是他的首部影视作品。2004 年,在电影《小兵张

嘎》中饰演张一山父亲的演员李迎旗力荐,张一山得以参加《家有儿女》的试镜,并成

功获得饰演刘星一角的机会,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童星。

 

然而,童星的帽子其实并不是那么好戴。《家有儿女》之后,张一山出演过很多角色,从《大熔炉》里的徐小斌,到《杀寇决》里的陆子峥,但大家总觉得他还是那个吊儿郎

当的刘星。对于张一山自己而言,刘星这个角色确实有着非凡的意义,他在采访中曾多

次表达对这个角色的感谢,“如果没有那个角色,没有那个电视剧的话,我也不可能有

今天,大家也不会认识我。

 

为了给之前的 12 年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2016 年,张一山接演了《家有儿女初长成》:“我接这部戏是因为它的制作人和导演都是《家有儿女》的,我始终觉得我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刘星那个角色给我的,我有必要回报他们。”在剧中,高亚麟重新回归,主创团队也是《家有儿女》系列的原班人马。虽然制作方和多位主演都曾表示这部剧并不是《家有儿女》的续集,讲述的也不是刘星和小雪长大后的故事,但在很多观众心中,还是很难将它和《家有儿女》做出真正的划分。

 

接受采访时,《家有儿女初长成》已经拍完近一个月,能够和熟悉的人一起合作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不过张一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欣喜,反而有些忧虑:“说实话,我觉得这部戏播出后,会有很多观众很失望,也会有很多人觉得没意思,但我觉得我有责任回报当初的《家有儿女》。”这些年张一山和杨紫的互动很多,但因为各自工作原因,他和宋丹丹、高亚麟等人其实并没有太多交集。张一山还记得有一次宋丹丹组织大家聚会,一起吃饭,还喝了点酒,那一次大家回去都不约而同发了微博,回忆当年《家有儿女》的点点滴滴。

 

如果没有余罪:演员能做的事,我都在做

 

2015 年 5 月 11 日,张一山在微博上写道:“未来一百天,请叫我余罪。”

 

张一山终于迎来了一个可以替代刘星,让大家称呼自己的新名字。

 

这一天,网剧《余罪》举行开机仪式,场面并不热闹,没有王牌巨星的出席,也没

有各大媒体的竞相报道。在看了剧本之后,张一山觉得很有意思,便接下了余罪这一角色,那时他从未想过这样一部剧会成为自己演艺生涯的另一个转折点。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余罪》上映首周播放量便破 2 亿,创下了“7 天、4 集、2 亿”的惊人成绩。当得知自己入狱并不是因为杀人,而是被警方安排为“特情”时,张一山扮演的余罪并没有单纯地嘶吼,而是用青筋暴起、眼睛发红的姿态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为掩人耳目,他一人完成一场床戏。张一山在剧中将自己娴熟的演技展示得淋漓尽致,网上对他则是清一色的好评:“用演技撑起了整部剧”、“每一根青筋都叫嚣着演技”。

 

借着《余罪》的东风,张一山真正“火”了,出席品牌活动、时尚盛典、出演 MV……各种邀约纷至沓来,多本顶级时尚杂志封面都能见到他的身影,连成龙大哥都放下身段

邀请他出演自己电影的 MV,为他的全新贺岁片《功夫瑜伽》的宣传造势。

 

2016 年 11 月 17 日,张一山的经纪人张山在微博中写到:“从昨天一早不得不先去医院连抽六管血化验开始,到马不停蹄赶回片场工作,紧接着傍晚转场到另一个片场

继续工作,收工后还要再转场 100 多公里为明天早上出工做准备的他,此时此刻终于睡下了!”在过去的一年里,这样的生活对于张一山而言几乎是常态。接受我们采访拍摄当天,他还有其他好几个拍摄。晚上 9 点拍摄结束,张一山顾不上吃晚饭就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拍摄场地。自从《余罪》火了之后,他每天都分外忙碌,通过各种形式频繁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几乎就是演员能做的事,我都在做。” 而对于“火”与“不火”,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唯一的感受就是“一下子变得很忙,接受了很多采访,很多人找我拍戏,然后出席各种活动。”其实这样的生活并非张一山所喜欢的,但他清楚如何把工作和现实区分开。生活中的张一山并不是很喜欢热闹,没事的时候,喜欢写写字,看看书,并不像其他同龄人一样热衷于网络游戏,闲下来的时候会翻看一些录像碟。面对现在这种忙碌的状态,张一山也透露出些许无奈,他直白地告诉我们:“如果单凭你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会不会演戏就能够断定你有没有好的机会的话,这个杂志封面我是一定不会拍的。”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但是这个圈子不是这样的,所以我要去迎合,没有办法。”

 

如果没有张一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路走来,张一山成为一名演员,似乎是顺其自然的事,他从未想过如果不做演员,自己还能做什么,“因为别的我什么都不会,我能用来谋生的、养家糊口的工作,除了演戏,我一时半会还想不出第二个来。”

 

为了成为一个好演员,张一山一直在努力修炼自己的演技。

 

上学的时候,每拿到一个角色,老师都会要求大家动笔写一些东西,包括对这个人物心理和性格的分析,对每场戏的分析,有时候也会写些人物小传。这个习惯,张一山一直保留至今。拍《余罪》时,他要求自己的剧本要单面打印,空白的背面和空隙处,被

他写满了文字,有对角色的理解,也有对每个场景的想法。不只是《余罪》,看剧本时,

随时记录想法已经成为张一山的一种习惯。在张一山看来这是身为一名演员,必须要做

的事。“我对每个角色、每场戏都会有很多想法,有时候,我会突然产生一个想法,那我就一定要用笔记下来,不然我会忘记,因为我没有那么大的脑容量。”

 

“刘星”到“余罪”的 12 年间,影视圈中,一批又一批的鲜肉、小花相继出现,而

张一山却一直处于低曝光率的状态,但他依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充实,从未想过放弃。

“生活中我就是一个挺乏味的人,所以不会有太大的打击能击倒我”,这样原本称得上

持之以恒永不放弃的优秀品质却被他淡淡一句带过。“再一个我上了四年大学,我觉得

我的大学生活还是挺美好、挺开心的,认识了很多同学、朋友、老师。”因为美好的大学生活,张一山觉得就算自己永远都不“火”,也值得。

 

同荧幕上痞里痞气的性格不同,现实中的张一山显得非常老成,不是长相,而是性格老成。虽然年纪不大,但已混迹演艺圈多年,爆红、低谷、平淡,演员能经历的状态,

他几乎都已体验过。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现实生活中,他喜

欢顺其自然,很多时候他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但绝对不会强求,“我只是把我的意见告

诉给别人,但我不会不择手段地去争取,因为没太大必要,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为得到

东西而努力是应该的,不然人生就太无趣了。但如果努力后还是没有得到,我会觉得这个东西就不该是我的。

 

在知乎上曾有这样一个问题,大概是关于如何评价张一山的演技。有网友这么回答:我记住的是刘星,是贱人余,以后我还会记得张一山的其他角色,因为他是个演员。昨天我喜欢 XXX,今天喜欢 XXX,说不定明天我会喜欢 XX,因为他们是鲜肉。不靠人设和颜值,纯粹用演技扎了观众的心,“演员”二字,也许是对于刚刚 25 岁的张一山最大的褒奖。早在去年《余罪》大火的时候,就有人问他,如果将来《余罪》降温了,被遗忘了怎么办?张一山是这么回答的:“十多年前,我演刘星之后,就遇到过这个问题。小孩子的得失心会更重。我已经经历过一次,现在,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对话张一山:

Q = 《北京青年》周刊

A = 张一山

 

遇到喜欢的女孩会紧张

 

Q :《春风十里不如你》中的秋水,是你演过最“文艺”的角色,兼具医生、作家、商人三重身份,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怎么理解秋水这个人物?这个人物和你本人有相似点吗?

A :这是一个各种矛盾体结合的人物,结合了医生的严谨,作家的浪漫,商人的精

明,比较复杂。说实话这几点我都不太像,每个人都是矛盾的,都有多面性。

 

Q : 《春风十里不如你》 改编自冯唐的小说 《北京,北京》 ,看过原著小说吗?有和冯唐交流过对作品和秋水这个角色的理解吗?

A :冯唐老师送过我书,但是我还是先看的剧本,我现在对秋水的理解是根据剧本来的,参考的东西太多创作的时候容易乱,所以先按剧本。回头我会补一下小说的。

 

Q :剧中你和周冬雨饰演的小红是一对欢喜冤家,经常斗嘴,据说你们两个人在片场也是经常嬉闹斗嘴?

A :对,她在现场也是挺小女汉子的,也是活泼开朗型的,所以很快就熟了,一熟

就没溜儿了。她是个特别机灵的姑娘,有灵气。有点小孩子气但是很随和,什么都能聊。

而且对待工作很敬业。

 

Q :你觉得“互怼”的好处是什么?

A :是一个很好拉近彼此关系的方式吧,大家相处是很轻松很舒服的。

 

Q :感觉你特别喜欢和比较要好的朋友“互怼”,不管是周冬雨还是杨紫。现实生活中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会用这种“怼”她的方式引起她注意吗?

A :这倒不是,就是一种习惯,我们身边熟的人也是互怼,熟了所以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及。遇到喜欢的女孩我应该不会“怼”她,我可能会很紧张。不太喜欢被太多人追捧

 

Q :去年的《余罪》突然之间特别火,之前有预料吗?

A :没有预料。我拍戏从来没想过这部戏拍完会很火,因为一部戏有一部戏的命运,谁也无法预料它会变成什么样。

 

Q :你是怎么知道它“火”的?有人告诉你,还是?

A :都有,网上、微博里都在刷,朋友也会给我发微信,最重要的是一下子接到了很多采访和杂志的邀约,然后很多人找我拍戏,各种活动,就是演员能干的事全都找我。

 

Q :你当时心里的反应是什么?

A :肯定会高兴,作为演员,因为一部戏被观众认可,当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剩下也没什么了。现在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你因为一部片子被大家喜欢了,接下来你就会得到很多这样的机会和别人的夸奖,这很正常。

 

Q :实际上,你本人不是很喜欢“抛头露面”,更火了之后,会有困惑吗?

A :其实有困惑,我觉得所有演员都有困惑吧。我不太喜欢被太多人追捧,有种被别人窥探私生活的感觉。

 

Q :那你觉得这个“火”是给你带来了更多的困惑,还是快乐?

A :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圈子变得越来越不纯粹了,不是你会演戏你就一定能有戏拍,你必须要上一些杂志,做很多通告,有很高的曝光度,才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找到你。如果单凭演戏就可以,单凭你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会不会演戏就能断定你有没有好的机会,那除了演戏之外的工作我一定会缩减到一个最低的量,甚至停止。

 

Q :所以你是迫不得已地宣传,你本人更喜欢那种纯粹的状态?

A :对对对,但是这个圈子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要去迎合,没有办法。

 

Q :你看得还是挺透的?

A :这个不用看得很透,现实明摆着就是这样。很多老百姓都已经知道这个圈子里的游戏规则了,所以这已经不是一件高深的事了。

 

Q :那这样的迎合,会让你觉得痛苦或不开心吗?

A :没有。接受游戏规则。但我觉得这正是让老百姓觉得有很多演员不专业的地方,因为你可以不用演戏就成为一个明星,可以不靠演技就成为一个演员,即使台词都说不清,你也可以成为一个演员,演员本来是个技术工种,但现在演员的门槛消失了,有关注度即可。所以老百姓会觉得演员不专业,戏不好看。

 

没有偶像,但崇拜父亲

 

Q :虽然你很年轻,但网上有很多人称你为“老戏骨”。对于这个称呼,你怎么看?

A :我觉得这是大家对我的一种爱护、一种爱称,大家想不到更好的称呼,我又演了这么多年戏。我觉得有点夸张,但我能从中感受到大家对我的认可,还是很开心的。

 

Q :你觉得自己能称得上是“老戏骨”吗?

A :称不上,“老戏骨”指的都是那些德高望重的人。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戏骨”,可能就是特会演戏的老同志吧。

 

Q :在你心中有这样的人吗?

A :我觉得都是,我们能知道的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六七十岁、五六十岁以上的,我觉得都可以称之为老戏骨。

 

Q :你有偶像,或者特别认可的前辈吗?

A :我没有偶像,也没有特别崇拜的人,我比较崇拜我的父亲,仅此而已。会有喜欢的,但没有粉丝对待自己偶像的那种热爱和疯狂,或把他定成自己的目标这种。

 

Q :谈到父亲,之前你好像在微博中晒过父亲写给你的信,这封信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

A :他觉得我最近挺累的,希望我坚持,就这么简单。

 

Q :父亲的字写得很漂亮,你的字写得也很好,小时候他教你练过字吗?

A :我爸写字比那个好看多了,那个他没好好写,我父母写字都很好看,我的字在我家是最难看的了。我小时候虽然没练过字,不过我特别喜欢写字、喜欢抄书。那时候胡同里有位大爷写毛笔字,我还特意跟他写过一段时间,我就是喜欢写。

 

Q :现在还写吗?

A :现在拿起好使的笔来,也会写写字。

 

Q :用纸笔留言是你和父亲之间常用的沟通方式吗?

A :我 18 岁的时候,我爸还用纸笔给我写过一封长信,现在在我家里,被收起来了。因为我喜欢写字 , 我爸也觉得这种形式反常一点,就是给枯燥的生活增添一点色彩,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现在通信这么发达,平常联络就用微信或打电话了。

 

Q :很多人以为用纸笔留言是你俩常用的一种沟通方式呢。

A :我爸会,他给我写这种东西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不是每天、每个月都会有。

 

Q :你会回吗?

A :回就太矫情了,就不回了。

 

Q :父母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吗?

A :我父母希望我不要太累,一年拍半年戏,休息半年,然后活得轻松、快乐、健康,这就是父母对我的期待。

 

我虽不帅,但不难看

 

Q :你演了很多角色,但还没演过偶像剧,你期待演偶像剧吗?

A :《柒个我》快跟观众见面了,不是青春剧,但是个挺另类的角色,应该挺好玩的。

 

Q :你给自己的颜值打多少分?

A :我一直没觉得自己长得是一个偶像,算正常吧,不难看,但真的算不上帅。

 

Q :你喜欢写字、看纸质书、也不打游戏,这些作风和你的年纪其实有点不符,这些习惯是怎么养成的?和家庭有关吗?

A :这不是习惯,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天生的,我天生对电脑不太感兴趣,我觉得天生的,这个东西没法熏陶啊,后来父母需要用到电脑,买了之后真的就是放在那里,我不碰。也挺奇怪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大家喜欢的那些东西。

 

Q :应该会有家庭因素的影响吧?比如父亲喜欢写字什么的?

A :我父母也不天天在家写字,也很少写字,但每当我写出两个自己觉得漂亮的字时,我就觉得特开心。所有的东西,你只有在精神层面上获得力量,才会更有满足感。

 

Q :那你跟同龄人交流会有障碍吗?

A :不会,我就在旁边看着呗。我不会反感他们,觉得真烦,别玩了,我没有痛恨到那种地步,只是别人玩,我不玩,因为我确实不喜欢,也不会。

 

Q :那别人会觉得你很奇怪吗?

A :没有,认识我的人,熟悉我的人都觉得这很正常。

 

Q :春节亲戚们有催你找女朋友吗?

A :我家里人都还挺开明的,他们也都知道我这个人比较懒,也知道我干这行每天有多忙,我确确实实没有时间多想感情的事。可能他们也想,但不会给我太大压力。

 

Q :对自己有什么期待或目标吗?

A :我从来不给自己定目标,我也没有远大的理想,从来没有过,就先把手头上的事干好吧,先把明年平平安安地过了,一年一年地过,开心最重要。

最后修改于 星期三, 10 1月 2018 06:20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