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陈嘉桦 渐渐长成一棵大树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Ella 陈嘉桦 渐渐长成一棵大树

现在的 Ella 褪去了很多年前像假小子一样的装扮,开始长发披肩,也开始穿各式的长裙,眼角眉梢间是藏不住的温柔。过去的一年里一个小生命毫无预警的加入了她的生活,于是在人生的道路上 Ella 又多了一个妈妈的身份 ,有了软肋的同时铠甲也还在。她说她名字里带一个“桦”字,就像是命运一样,她渐渐成长成了一棵大树,可以让人安心依赖,而老公赖斯翔的出现让她也终于找到了那棵可以庇护自己的大树。

 

Ella(陈嘉桦)

1981 年 6 月 18 日出生于台湾省屏东县,中国台湾女歌手、演员、主持人,华语女子演唱团体 S.H.E成员之一。2000 年,陈嘉桦因参加“宇宙 2000 实力美少女选拔大赛”受到青睐,其后与参赛成员任家萱、田馥甄共同签入华研国际音乐,组成 S.H.E 组合而踏入演艺圈。2005 年凭借偶像剧《真命天女》入围第 41 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戏剧类最佳女主角奖。2012 年 1 月,陈嘉桦出演个人的大银幕处女作《新天生一对》,3 月 30 日发行第二张个人 EP《我就是…Ella 陈嘉桦》,5 月 5 日与马来西亚籍男友赖斯翔举行婚礼。2013 年 8 月加盟 《中国好声音第二季》 担任梦想导师;2014 年,主持首档大型调查类真人秀节目《你正常吗》;2015 年 4 月发行首张个人专辑 《WHY NOT》;7月,凭借专辑《WHY NOT》获得 MTV 亚洲金曲大赏港台最受欢迎女歌手奖;2016 年 4 月加盟创意实境游戏秀节目《全员加速中第二季》 ;6 月,作为固定艺人加入明星校园体验式励志型真人秀节目《我去上学啦第二季》2017 年 7 月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担任猜评团嘉宾。

 

健康快乐长大就好

 

Ella 的采访一半是在车上完成的,一半是在酒店的厕所里进行的,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段采访经历算得上是奇特了。彼时她的脸上还带着拍摄时的妆容,眼下蔓延着的金粉明明灭灭,在昏暗灯光的映衬下如同要上演一场华丽的戏剧一样。

 

刚刚过去的 2017 年对于 Ella 来说就像是一场戏剧一般,幕布拉开,是一片活色生香。就连她自己也感叹过去的一年是最忙碌的一年,是女儿,是妻子,是歌手,也成为了妈妈。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网友们自己杜撰出了一套疼痛等级,一共十二级,分娩的痛就是那最后的第十二级,难以忍受的痛,对于这第十二级的疼痛是这样描述的,虽是杜撰,但也有几分真实的痛感在里面。可是就连这样的疼痛 Ella 也不想错过,明知道那些高科技可以将分娩变得无痛又舒缓,但是就好像是为了感受生命的厚重和庄严,她想只用自己的力量生下孩子,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办到这件事的人。“你明明知道自然生产有多痛,有的没有的话你听在耳里就觉得好恐怖,可是你明知道这么恐怖这么可怕,你还是愿意用自己的力量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因为你知道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做得到。”结果真的赶到分娩的时候又赶上了困难生产,周围的人都不忍心她如此辛苦,但是这个一旦下定决心走到底的姑娘却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我不要砍那一刀,我就是要自己生下来。”

 

所以当小孩终于生下来的时候,她没有像周围的人一样喜极而泣,也没有忙着感慨生命的伟大,反而是泄了一口气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我就想说原来就是你这家伙折腾你妈,不赶快给我出来”。虽然嘴上说着一如往常一般将周围人逗得大笑的话,但是我明白在她心中,儿子劲宝的诞生赋予了她一段不同于以往的全新的人生。

 

因为儿子的诞生,Ella 渐渐明白做母亲的心情,她说起自己的第一个母亲节,在台湾南部的妈妈打来电话想要到台北亲自照顾 Ella 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女儿,说起这一段的时候她有些哽咽的样子,说出的话也不再是之前嘻嘻哈哈的幽默,反而柔软又有力量,“即使我已经成为别人的妈妈了,可是我妈妈却还是想要把你当孩子永远的照顾,这就是做母亲一辈子的牵挂,所以我相信我儿子大了我也会有这样子的牵绊。”所以她也说即使她给周围所有的人都写过歌,却也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言说对于妈妈的爱。

 

去年年末的时候她跟老公一起给儿子劲宝写了首歌,没有复杂的歌词,但是那一句“爸爸妈妈的心头宝,健康快乐长大就好”却是她全部的心意和满满的温情。

 

谢谢你爱我更胜过爱你自己

 

搜索记忆里最开始关于 Ella 的印象,她像男孩子一样梳着短头发,搞怪又调皮的模样。也忘记了从哪一天开始她留起了半长的披肩发,眉眼间也有了藏不住的温柔和幸福。因为老公赖斯翔,她明白自己也是值得被宠爱的,于是卸下了那身如同假小子一般的盔甲,开始愿意把柔软的一面展露出来。

 

2012 年的时候,Ella 走入了婚姻的殿堂,为老公写了一首歌《厚脸皮》“厚脸皮你总是逗逗我开心,谢谢你爱我更胜过爱你自己”,这样细碎的幸福感充斥在她身边。拍摄现场,赖斯翔跟在 Ella 身边,他会站在人群中眼神发亮地看着 Ella 的每套服装,每个表现,从来不会吝惜对她的夸赞,看着他的状态你会明白爱一个人原来是会有这样的眼神跟神态。

 

Ella 说赖斯翔是浪漫的人,从很久以前开始赖斯翔就很爱为 Ella 制造惊喜,有一年 Ella 过生日的时候,他去国外出差,却细心地提前准备好了所有送给Ella的礼物,“他送了我一台摩托车,车牌号码就是我生日,然后他就请人打电话给我,我一到门口就看到这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而且他还叫人家送花来,还特制了一个海绵宝宝的蛋糕给我,因为他知道我喜欢看海绵宝宝那个卡通,反正给了我很多惊喜。而且他不是只有一个惊喜还是一波一波这样子,就觉得他很有心。”还有一次 Ella 因为要备战演唱会压力很大,赖斯翔就在 Ella 不知道的状况下邀请了她所有的朋友到家里来,为她加油。即使到了现在已经结婚五年,赖斯翔依然会在结婚纪念日那天送她鲜花和蛋糕,还有一张手写的信。

 

“难得遇到一个这么爱你的人,他欣赏你美好的部分,一直赞美你,让你更认同自己,更有自信。而且他也让我知道原来我是值得被人家这样疼爱的,其实之前的那种感情状态会让我觉得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所以没有遇到幸运的事,但是他的出现改变了我自己的想法”,所以交往七个月的时候Ella 就答应了赖斯翔的求婚,“我如果不答应他,我觉得我应该现在都嫁不出去。”于是这个记忆中如男孩一般勇敢又无谓的她就这样嫁给了爱情。

 

她还有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任性

 

“人生就是各式各样的十字路口,只是一个选择而已,不是要走这条路就是走那条路。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走到底。”Ella 喜欢把人生中的选择看作是像十字路口一样的交错纵横,但不同于走路,人生没有回头路,于是她习惯了勇往直前的无所畏惧,也因为组合里的另外两个人给了她一种“还好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温暖。

 

回溯往昔,她讲了跟 Selina 还有 Hebe 刚出道时的故事,三个人像愣头青一样地去表演,去参加节目,想起第一场办演唱会的时候,哭到不能自已到无法下台的她们。讲 Selina 受伤后复出的第一场演唱会,看着 Selina 一层层蜕掉身上的压力衣宛若重生一般的站在台上,心中的无限感慨。讲金曲奖演出的时候,幕布落下时如同王者归来般地写着“we are back”,三个人在后面相拥的样子。点点滴滴又历历在目,你会发现这些女孩子充满了笑容与泪水的往昔也成了你自己填补青春缝隙的回忆。

 

记忆中总有让人时常想要回望的存在,Ella 记忆里常年出现的却是很多年前两个姐妹一起在台湾关山骑车的经历,看见了山顶上如同直线一般的云,这样的景色不常见,如同那时候悠闲的生活也不常有一般,于是那天的景色便刻印在了头脑中成了无法忘却的回忆。

 

如同面临人生的抉择时的决绝,她是那种喜欢把自己逼进绝境的人,要穿着高跟鞋跳舞,她便早早穿着高跟鞋练好自己的舞蹈,把动作变成一种身体的条件反射。唱歌已经唱到每个人都能哼唱出一段属于她的旋律的时候,她就去拍电视剧,拍电影,她说自己喜欢这种沉浸在别人的人生中的感觉。

 

2015 年的时候她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有首歌叫《想念自己》,但她大概是最不需要想念自己的人,因为一路走来她亦如最初。有句歌词说的像是她自己“想要哭就哭吧,笑就笑得任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成为妻子,成为妈妈的 Ella 时,我觉得她依然有这样任性的资本,因为从最初走到现在,那颗赤诚的初心被人保存完好。

 

采访结束,我与她分别在了电梯口,门外就是颁奖典礼的红毯,记者们的欢呼声,相机的快门声,一切的欢腾都为了等待她到场的那一刻,她提着黑裙走出去,又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带着光芒万丈的她。

 

对话 Ella 陈嘉桦

“多了一个非常牵挂的人”

 

最近你写了一首歌叫 《我的宝》是跟你老公一起写的吗?

 

Ella陈嘉桦:这首歌是写给我儿子的歌,然后我也希望可以借由这首歌跟天底下所有的父母分享,想跟他们说,你们的心情我懂,你们的心情我终于懂了。其实所有父母的心愿都非常的简单,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就好。虽然这个心愿看似很简单,可是健康和快乐这两件事情其实是没那么容易的,因为小孩子他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很脆弱,万一流行什么样病毒,他可能就生病了,所以要那么健健康康的一辈子其实不容易。然后快乐是你要教会他享受最单纯的东西,不要被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去影响,让他们葆有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快乐的那个心。其实我在我儿子上学到很多,比如说我对他“咯咯咯”这样叫,他就很开心。比如说一早起床他看见我,他看到他心爱的人,他就对你笑。所以我们要学习孩子用很单纯的眼界去看这个世界,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感到心满意足。

 

所以当时你是怎么想到要写这样一首歌的?

 

Ella陈嘉桦:写这首歌其实是无意间的,因为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跟他对话,我会跟他说劲宝我昨天睡得很好,你睡好吗?我就开始跟他聊这些有的没的,然后他就一直这样“啊啊”的回应我,我就觉得说你在那里咿咿呀呀的想要对我说什么,我就想说我的宝贝,我只想对你说一声 I love you,就有了前面这一段歌词,然后我就把后面的也慢慢写出来。写完第一段以后,我就跟我老公分享,我就说要不然第二段词你来写好了,因为我想不出来写什么了。(笑)然后我们就聊对这个孩子的期许跟感觉,有时候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但是我们还是期望他能用最纯真的心面对世界。只要找到你自己人生的方向,就勇敢地前进,不管好的坏的,你都要张开手去拥抱。这是我自己的经历,我希望跟他分享,告诉他只要你勇敢地做你自己,你就不会害怕。所有爸爸妈妈的心头宝,只要你们健康快乐长大就好,其实就是讲述我们的心情,对于这个孩子的期许。

 

你觉得有了小孩子之后他有教会你一些东西吗?

 

Ella陈嘉桦: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懂得爱是什么,可是现代人一直在追求,到底什么是爱,因为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有太多外在的东西去影响你去理解这件事情,可是原本你就已经会了这件事,你是打从一出生的时候,你就有这个能力了。就像这个孩子一出生,我就非常非常爱他,甚至他在出生之前,你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

 

你也说 2017 年是你最忙碌的一年,因为当了妈妈,所以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Ella陈嘉桦:我心里的变化比较大,你的内心有很多层次的变化。一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跟这个孩子很陌生,可是又觉得他跟你很亲密,虽然你第一次见到他,但是你就觉得我有这个责任要好好的照顾他,他所有的一切都跟我有关。后来他开始认得你了,对你说话了,你就觉得他知道我是谁。可是有时候等他有自己的自我意识了,想去探索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是不是已经想要脱离你了?所以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但我觉得我自己还是原来的那个我,我还是保有我自己原来的那个样子,只是我多了一个妈妈的身份,然后我心里面多了一个非常非常牵挂的人。

 

很多家长会从小孩身上看到自己小时候的影子,你有从劲宝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吗?

 

Ella陈嘉桦:有啊,脾气上面我觉得还蛮像的,他很有自己的想法是软硬都不吃的小孩。他是一个非常看感觉的人,心情好的时候怎么都可以,心情如果不好,他就什么都不要。我觉得我自己个人也有这方面的问题,就是脾气没有那么好,但是现在我脾气一定比他好。一开始的时候我会觉得他长得很像很像我,可是他越来越大的时候,大家都说他像我老公,而且我自己看觉得像我老公,那也 OK 啊,因为我老公很帅的。(笑)

 

你有算过有了孩子之后,离开他最久是多久吗?

 

Ella陈嘉桦:五天四夜,那时候是去马来西亚拍广告,有空当的时候就会想他。这种时间我就会拿手机看他的影片跟照片,我发现看影片是最棒的,我想起梁静茹老公跟我们分享说你们一定要多拍一点影片,因为影片比较生动。所以我现在常常会翻他以前的影片,比如他第一次打预防针,他渐渐长大的样子,就会一直看,就可以解解那时候的相思之愁。但如果真的在工作状态之下,我就不会一直想他,因为我这个人还是可以很专注在当下的.

 

“婚姻会让爱情升华成亲情”

 

之前也给老公写过歌,这个是在他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写的吗?

 

Ella陈嘉桦:有一次我们在开车的时候,他坐在驾驶座,我坐在副驾驶,然后我就唱了那首歌给他听,他还挺惊讶我怎么会写了一首歌给他,那时候很爱他,因为难道遇到一个这么爱你的人,而且他欣赏你美好的部分,一直赞美你,让你更认同自己,更有自信。所以我就把那个感觉写出来,把我们自己生活的一些小细节写在歌里面,就好像在讲故事一样记录这些东西。

 

老公之前是上班族,如果你有工作他也会像今天这样陪在你身边吗?

 

Ella陈嘉桦:之前他上班的时候,如果六日我工作的话,他就一定会来陪我。但是生完孩子以后,我们两个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他来打理我的工作事物,帮我安排很多的东西,所以我们才会有共同的生活步调。如果他继续还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六日我又忙,我们就没有时间在一块,小孩就会丢给保姆,我们三个人就会没有什么交集。所以我们就决定要做这样的一个模式,这样一家人才会有更多的相处时间。

 

老公会帮你一起带孩子吗?

 

Ella陈嘉桦:我们很享受跟孩子在一块的时光,因为人家说小朋友在你身边顶多十年或者十几年他就有他自己的世界了。所以前阵子我们就一起出去玩,带着他到处去跑,然后我发现我儿子他是一个还蛮爱出去玩的小孩,可能是因为我跟我先生都是很爱旅游的人,所以他自然而然就很喜欢这个事情。在我怀孕的过程里,我也是带他到处去跑,我们去日本、去泰国、去英国,去很多很多地方,所以我觉得劲宝他从小就是一个爱旅游的小孩子。

 

你的爱情也很甜蜜,很多人也说你嫁给了爱情,你是怎么理解爱情跟婚姻之间的关系的?

 

Ella陈嘉桦:我觉得爱情跟婚姻是两回事,可是没有爱情就不会有婚姻,婚姻会让爱情升华成亲情。谈恋爱有时候可以很任性,但是结了婚以后你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你自己,你要放下自己,你要为了这个家庭有所改变,可是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结婚。可是我相信婚姻里面一定要存在爱情,只是说那个成分的比重有多少。可能也因为你婚后有很多东西将爱情慢慢的磨耗成亲情,所以婚姻婚姻跟爱情真的就是两回事。但是我觉得婚姻有婚姻的美好,因为当你一个人很无助的时候,你还有另外一个陪着你。如果你没有结婚很多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去解决这样,所以遇到一个跟你很契合的对象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人在婚姻里面会陪伴你成长,你们是互相努力地去让彼此变成更好的人。

 

感觉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都很甜蜜,所以你跟你老公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分歧吗?

 

Ella陈嘉桦:当然会啊,我们常常吵架,可是我觉得吵架是好事,因为我老公是那种吵完会跟你和好的,他是一定要跟你讲完事情那种。所以我很谢谢他,因为有时候我吵架时候会很任性,会想要逃离现场,不想要解决问题,就是想要把气发到底,可是后来想想真的没必要。因为吵架一定有原因的,如果我们今天当下吵了这个架,然后解决了,那么下一次就不会再因为同样的事情吵架。在吵架过程当中,其实你也会更了解对方,他会知道我的个性,我也会知道他的。

 

“不管是 Ella 还是陈嘉桦都是我”

 

今年你要演一部电影《超级码力》,在里面饰演一个女记者,有为了这个角色准备什么吗?

 

Ella陈嘉桦:这个女记者有点像是那种专题记者,算是我第一次挑战这样的角色。我很幸运的是我常常能接触到女记者,所以不需要特别去揣摩,因为我有的是机会做这件事情。但如果问我说我跟这个角色有什么类似的地方,我觉得应该是对于有些事情的坚持,比如说我自己要做一个演出,我就会坚持我一定要把演出的彩排做好,我要自己站在舞台上面是很自信的。前一阵子我去参加金马奖,因为金马奖要穿的很漂亮,我就告诉自己要很瘦,所以我就坚持健身节食。我觉得这部分我跟那个女记者是很像的,就是对于一些事情的坚持。

 

说到坚持,唱歌这件事是你从小就坚持的吗?

 

Ella陈嘉桦:我相信所有人小时候都做过当歌星的这种梦,因为唱歌是一个每个人都有的天分,只是好不好听而已,因为每个人都会喜欢唱歌,因为唱歌会让你觉得心情很好,所以人家说音乐无国界,音乐可以疗愈人的心情。 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音乐或者什么样语言的音乐,你都会在里面找到共鸣,然后得到疗愈。我很幸运的是我喜欢的事情变成了我的工作,更幸运的是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做这件事,我有两个姐妹在陪着我做。当歌手唱歌这件事情,小时候看起来好像很单纯,你只要唱歌就好,但是当你进到这个环境以后,才发现说不是这样,你在台上可能要注意很多事情。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有疑问的时候,迷失的时候,偶尔会对自己没自信,我觉得我自己有这个过程,但是后来我自己慢慢调整度过了这个过程。所以我现在在舞台上唱歌,我更能够享受这件事情,更自在一点。

 

之前一直都是短发的形象,然后现在变成现在这样的形象,跟心态的变化有关吗?

 

Ella陈嘉桦:其实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内心都还是有一个假小子,就是爱耍帅的那种个性。我觉得不是因为我心里的改变而留了长发,只是换个造型而已。其实小时候我也留过长头发,18 岁的时候也是很女性化的样子。所以不管长发还是短发,都是我,都是最真实的我。

 

可能之前在组合里的时候,你更多是以 Ella 的身份示人但好像最近大家可能知道你本身的名字更多一点,你觉得这两个名字对你来说是不是也代表不同的身份?

 

Ella陈嘉桦:没有差别,我觉得是因为发了那张专辑《why not》,然后公司希望我可以用陈嘉桦这个名字多一点,可是说真的,不管是 Ella 还是陈嘉桦都是我,我觉得没有差别,所以你们开心怎么叫就怎么叫,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就是我。

 

你自己性格里你觉得你最满意或者不满意的部分都是什么?

 

Ella陈嘉桦:我最满意的部分是我觉得我这个人还蛮随和的,但是最不满意就是我很看心情,所以我比较情绪化,但现在这部分我已经在慢慢磨掉了。因为从你人生经历里面,你会感受到自己是很容易发脾气的人,可是这样子不好,因为你会让身边的人不舒服,所以自己长大了,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就会去改变它,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但是我很幸运的是我先生可以让我继续耍这样的任性,我可以跟他去发脾气。

 

对于 2018 年你有什么展望吗?

 

Ella陈嘉桦:我希望可以把戏好好的演好,希望自己演员的这个身份可以让更多人看见。我进这个圈子这么多年,大家对我的感觉可能还停留在假小子,或者说我们三个人的那个阶段,可是演戏一直以来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我很希望能够在 2018 年多多地演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